年約七十的主審大約愣了幾秒,隨即舉起紅色的旗子!
「贏了!」
柳昭華興奮的大吼!
伊集院贏了土方一支,可是這樣的評判馬上讓現場議論紛紛,而主審也遲遲沒有宣布最後的判決,讓兩個人也沒辦法下場。
主審跟身後的紀錄檯要來了麥克風,然後以蒼老的聲音緩緩的說明:「我先說這是場好比賽,你們兩個人讓我回到了年輕的時候,還是以武士之血為榮的時代,你們讓我這個對現在日本年輕人失望的老人,又燃起一股新的希望,我在你們身上知道日本的劍術會傳承下去。」
看著也跟自己一樣露出微笑的年輕人們,他又緩緩的說:「我個人認為伊集院贏在瀧落這一招,如果沒有這個招式,土方會是這次的贏家,比賽就是這麼回事,你們兩個其實都很優秀,土方!我期待你下次在扳回一成。」
「是!」土方精神奕奕的回答。
當主審裁判一說完,大家便開始為兩個年輕人鼓掌,在大家的鼓勵下兩個人下場了。
互相的看了對方一眼後,伊集院先伸出手說:「這次先承讓了!」
「沒想到你隱藏最後的大絕招啊!真是賊!」
土方笑著說:「如果在此之前輸了怎麼辦?」。
伊集院露出笑容對他說:「這我倒是沒想到。」
「真是……」
土方出力握緊他的手說:「下次我就不會輸了!」。
伊集院也信心滿滿的回話:「我等著……。

這場比賽讓兩個人都成長了不少,下次見面一定又是股新氣象了……。

「阿駿!」這時候沖田的聲音傳來。
土方看著姪子往自己這邊衝來,便對他揮手說:「我先失陪了!又要去當褓母了」。

看著土方離開的身影,伊集院也試著找柳昭華的身影……。



「阿駿!」一看到土方的人,沖田便撲上去緊緊的抱住他。
「抱歉啊!連我也輸了」。摸摸他的頭土方的聲音吐出一絲苦澀,說沒有不甘心真的是騙人的。
「可是……」
沖田猛著搖頭接著抬頭看他:「我看到了喔!阿駿」。
「嗯?」
「我看到跟阿駿對打的敵人了!這就是你要我看的對吧!」
沖田露出燦爛的笑容說:「我們會一起變強的!下次我們就不會輸了」。
「啊」。土方看著自己姪子的笑臉,忍不住的又把他攬入懷中「對啊!我們一起變強吧!輸的感覺很不好呢。」
從小就是這樣,不管遇到什麼討厭或難過的事,只要看到他的笑臉,自己就像被救贖般心中燃起一陣溫暖。

兩個人一起變強……這真是個很棒的約定!

土方摸著他的頭:「我也期待你快點長大。」
那樣我就可以做很多事了……他在心裡補上這句。



「恭喜你了!冠軍!」兩個人一見面柳昭華披頭就恭喜他。
「啊!謝謝!」。伊集院感到不好意思的搔著頭。
柳昭華搔著頭說:「我有話要跟你說……」。
自己差點忘記這件事了,伊集院點點頭就這樣被柳昭華拉著跑。
在遠離人群的會場外側,寒冷的北風呼呼的吹著,只穿著薄薄居合服的兩人,即使在如此悪寒的環境下,卻依舊感到全身燥熱。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熾熱又尷尬的氣氛……
「我要說了!」柳昭華深吸一口氣緩和自己緊張的心情,然後股起全身勇氣說「喜歡……」。
「我喜歡你!」
低著頭支支吾吾的告白,完全不敢看伊集院的臉
「欸?」
伊集院定在原地俊朗的臉蛋順時刷上了赤紅色。
柳昭華看著伊集院的不知所措也跟著錯愕。
他不是已經知道了嗎?在比賽前兩個人的對話不是很清楚了,差的不就只是自己這句話而已?
伊集院愣頭愣腦的問:「你說的喜歡……」
柳昭華看著他說:「當然是跟你的喜歡一樣,我們的喜歡是愛情吧……」
「可是…」
伊集院覺得自己一定在作夢,如果這是夢拜託永遠不要醒來吧!
柳昭華露出苦笑:「我啊!果然沒有悠不行,什麼事都做不好……」
「沒有這種事,你已經很堅強了!尤其這次比賽後,我真的覺得你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
搖搖頭柳昭華連忙的否認:「那是因為我一直告訴自己,悠會保護我!會一直在我身邊!所以沒什麼可怕的!我可以做得到!一點都不可怕!我才能熬過這次的比賽,我其實害怕的快要昏倒了……」。
伊集院靜靜的聽著柳昭華的話。
「雖然我很沒用!可是我還是沒有打算變堅強!」
柳昭華對他嘿嘿笑著:「所以你必須一直在我身邊才行」。
「我……」
伊集院聽到他的話心臟都快停了,全身的血液不停的沸騰……。
柳昭華將頭頂在他的肩上:「我真是笨蛋!從小學緊跟在你的身邊開始,這種心情就一直伴隨著自己,可是就是因為悠太理所當然的在我身邊,所以我才沒有察覺自己的心意,其實在你說出喜歡我的時候,我就應該馬上回應你的……」
「昭華……」
伊集院緩緩的抬起雙手,最後終於緊緊的抱住他。
伊集院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跳出胸口了,相反的柳昭華卻覺得平靜不已。
「果然在悠的身邊才能感到安心……」柳昭華將臉埋在他的胸口。
「可是我覺得我快要得心臟病死掉了……」即使如此伊集院還是緊緊的擁住他。
柳昭華輕聲的笑了出來:「立場顛倒了喔!」
「啊!是啊!」伊集院也跟著笑了「換你要負責平復我的心情了」。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柳昭華抬起頭自然而然的給他一個親吻……。

結果伊集院的頓時臉蛋頓時加倍的火紅,而柳昭華則是在一旁呵呵的笑的不停……


######################################


「我要留在日本!」
在道館的慶功宴上,柳昭華看著喝的滿臉通紅的父親突然爆出這一句話。
「嗯?」正夾起涮肉片的柳承恩也盯著一臉認真的兒子。
這時候坐在柳昭華身邊的伊集院也跟著說:「叔叔!昭華真的不能留下來嗎?」
柳承恩挑著眉毛把手上的肉片放進嘴裡:「你們的表情幹麼那麼認真?現在是快樂的慶功宴欸。」
「所以我才挑現在說啊。」
柳昭華依舊看著父親「都已經在這邊那麼久了,我們現在回台灣一定會不習慣的,所以留下來吧!」
「不管你怎麼說,我是一定要回去的,那裡是我的家鄉啊。」柳承恩難得嚴肅的對自己的兒子說。
「欸!可是爸爸!」自己的父親平時雖然弔兒郎當,可是認真的時候卻比誰都要頑固。
看著坐在自己對面不知所措的孩子們,柳承恩又夾起一片肉開始悠閒的涮。
「關於這件事,我其實也正要跟你說……」
「嗯?」
「你啊!可能要寄人籬下了……」。柳承恩再次把肉片塞入自己嘴裡。
「欸?」
「我跟你媽商量過了!我想你還是留在這裡唸書。」
「欸?真的嗎?」
柳昭華跟伊集院互看了一眼,接著發出興奮的聲音。
柳承恩看著兩人高興的神情發出嘖嘖聲:「原本還擔心你會因為要離開爸媽,會嚎嚎大哭的說不要,正煩惱要怎麼跟你說呢!看來我們想太多了」。
兩個人聽到柳承恩的話停下動作盯著他看。
「沒想到兒子養大也是別人的,真傷心……」
喝著熱湯的柳承恩嘴裡這麼說,可是看起來一點也沒有難過的樣子。
「爸!」
紅著臉柳昭華阻止自己的父親繼續說下去,而在旁邊的伊集院頭已經低到不能再低了。

嗚哈哈!真可愛!


柳承恩看著伊集院的反應不禁露出戲謔的微笑,他這點跟他爸一模一樣。
「不要欺負我兒子!」這時候伊集院準人的鐵掌往柳承恩的頭上乎了下去。
「好痛!」驚呼出聲柳承恩正準備開罵的時候,伊集院準人紅透臉蛋一屁股往他身旁坐下。
見狀他轉過頭對著門生吆喝:「誰讓伊集院老師喝酒的?」。
「我……只有倒一小杯給他……」一個新生害怕的舉起手。
「這下糟了……」伊集院看著已經豎起眉毛的老爸,無奈的摸著額頭。
自認倒楣的柳承恩喝了一杯日本酒後繼續說:「咳!總之呢我跟你媽認為,你就算回去,以你的中文程度也沒有大學可以讀,不如留在這邊到你大學讀完,再決定你未來要怎麼走,況且你一回去還有兵役問題,這也挺麻煩的。」
「真的嗎?我可以留下來!?」再次確定的昭華高興問。
柳承恩一挑眉又說:「再讓你爽一點,你要住在伊集院家!」
「昭華!我會嚴格訓練你的喔!」
這時候雙手環胸的伊集院準人嚴肅的瞪著他「你要有心理準備」。
「是!」。昭華看到伊集院準人一臉嚴肅,也忍不住的正座起來。
「伊集院家會好好照顧你的!」。突然的他冒出這一句「嫁過來後很辛苦喔!」
「父親!」。伊集院尷尬的看著自己的老爸,他不會知道些什麼吧!
「爸!」柳昭華轉頭看著大嘴巴父親「你跟準人老師亂說什麼了?」
「哪有?」
聳了一下肩柳承恩裝死的繼續涮著肉片說:「快點吃!等一下就被搶光了喔」。

「啊!老爸!這是我的肉吧!你給我還來」。
「小氣!給你爸吃一快會死喔!你這個不孝子」。
「柳承恩你怎麼那麼愛吃啊?」。
「啊!準人!把我的肉還我,你的位置在另一邊欸」。
看著眼前打鬧成一團的三人,坐在一旁的伊集院忍不住笑了起來……。
「笑什麼?」。
「沒有」。
「還說沒有!那你的肉拿來……」。
「這可不行!」。
「我管你……」。


不管如何我都會在你身邊的!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跟你在一起……

看著對方開懷大笑的兩人,知道這個約定會一直持續下去……。

創作者介紹

方阿壬と壬歲的胡扯天堂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