銳利的風切聲劃破寂靜,四段組的比賽跟前面低段組的就是不一樣,場上每個選手所散發的氣勢令人感到極大的壓迫感。
「第一二招是規定的八重垣、橫雲,接下來是自選的稻妻、浮雲還有瀧落」。柳承恩摸著下巴的鬍渣,觀察著正在比賽的伊集院。
切下、血振、殘心都做的很完美,不虧是名門之後,這是在場所有高段者內心一致的想法,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可以達到這種境界,真的是非常的令人羨慕加忌妒。
「接下來的是瀧落了」。柳承恩轉頭看著伊集院的老爸「還真令人期待啊,你要好好看清楚喔,他的瀧落是我教」。
正當認識伊集院的人都懷著不安期待他的瀧落時,伊集院卻讓他們嚇了一跳。
「等等!他不是做瀧落!」。柳承恩看他的坐姿驚訝的喊出聲,這小子緊張而搞錯方向了嗎??
「虎一足!!」。伊集院準人看了自己兒子的起身動作,馬上猜出他要做的招式,他到底在搞什麼?為什麼會突然改變自己一直堅持的招式?那麼之前跟自己鬧革命的意義是什麼?
這次比賽所發生的事件,讓他對自己的教育感到無比的灰心,他一直安分守己的獨子選在這一個大比賽的時候對他叛逆,他真搞不懂現在的孩子腦中在想什麼。

「真是漂亮的切下啊!!」。瞇起眼睛土方稱讚道「不過!那麼平凡的招式要贏本大爺挺難的,你的實力在這邊而已嗎?伊集院」。
「哼!你最好輸掉」。身邊傳來熟悉的聲音。
土方習慣性的摸著對方的頭「別生氣了!比賽完我們去逛街」。
「你不是要跟女朋友去約會,哪輪的到我」。嘟起嘴不接受他的邀約。
「今天就只陪你」。土方對他說「手機也給你保管!怎樣?」。
「真的!?」。疑惑的問。
「當然!」。
「嘿嘿!那我原諒你」。很好騙的沖田臉上馬上就露出滿足的笑容。
這時候裁判的聲音吸引兩個人的注意。
【宣判!!】。三支紅色旗子高高的舉起。
「太好了!」。看到伊集院的旗子舉起來柳昭華高興的大喊出聲。
長野倒是很平靜的說:「他怎麼可能輸在這邊啊!」。
「不過他怎麼會選擇那麼簡單的招式?」。發出疑問看著依集院往這邊走。
「嗯!」。這點柳昭華也滿腹疑問,悠不是要比龍落嗎?怎麼會突然改變招式。
伊集院一回到休息就看出來柳昭華的疑惑,他在柳昭華還沒問的時候就先開口「還不到時候,我要留著跟土方決勝負」。
「如果在那之前輸了怎麼辦?」。柳昭華焦急的說。
「我不會輸的!!」。伊集院露出自信的笑容「我可是有你的加持」。
「又來了!」。長野大貴抓著頭大叫「不准在這邊卿卿我我」。
「我才沒有!」。昭華滿臉通紅的抓著長野阻止他的揶揄。
「決賽的單子出來了喔!」。在兩個人打鬧的同時,其他同學跑過來通知他們。
「怎樣?」。三個人盯著去看賽程表的人。
「柳對多摩的沖田,長野對我孫子的新妻」。
「那個小鬼要先跟你對決啊」。長野摸著下巴呈現思考狀:「你有場硬仗要打,加油囉」。
「我知道啦!」。


「呵!我的對手是那個可愛的男生啊,剛看他比賽一付快哭的樣子,沒想到他打到決賽啊」。沖田兩手撐著下巴看向柳昭華的方向「這樣我跟長野的對決,又要拖一場了」。
「你可別太輕敵了!」。土方搓著他的頭說「你啊就是太有自信了!」。
沖田露出自信又驕傲的笑容:「我?我只是討厭輸而已啊!你擔心你自己吧!叔叔!呵呵!別忘了我們的約定喔!拜!我去檢入了」。心情大好的他蹦蹦跳跳的跑到登錄的地方。
土方搖搖頭「這小子真是臭屁的可怕!」。
不過沖田的實力自己很清楚,現在的二段應該沒有人可以贏過他,對這小子來說在運動方面要贏就如同吃飯一樣簡單,所以他自大也是有原因的。

創作者介紹

方阿壬と壬歲的胡扯天堂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