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華。」
收拾好東西失落坐在階梯上的柳昭華,身後響起熟悉的聲音,伊集院從會場走出來,拍拍他的肩膀露出笑容說:「恭喜你昇上二段!」。
「嗯!」。昭華對他擠出笑容。
「怎麼了?」。看著感覺完全沒有喜悅的柳昭華,伊集院悠納悶的看著他「因為等我太久在不高興嗎?抱歉!抱歉!剛才遇到認識的人……」。
「沒有!我是等太久頭有點恍惚」。阻止他說下去柳昭華站了起來搖搖頭「我昇過二段了!你要幫我慶祝喔!」。用手肘頂頂他的胸口,他又回復原本的樣子「請我去你家吃燒肉!燒肉!」。
「你怎麼知道我家今天吃燒肉!?」。伊集院故意露出驚訝的眼神。
「還真的吃燒肉啊!」。柳昭華抓著他的手臂驚訝的叫:「那我一定要去吃,等等我打電話跟我媽說我不回去吃了!」。
「好啦!好啦!」。伊集院攬著他肩膀「我委屈點分你點肉」。
兩個人唧唧喳喳的邊開玩笑邊往校門走。
走到校門的時候,遇到了同社團的人正騎著腳踏車也往門口去「喲!社長、柳!要回去啦,拜拜!」。對方很有禮貌的打招呼,後面還戴了一個女孩子,也跟她們點點頭。。
「這位是?」。伊集院看著一直盯著自己的女孩子。
「我女朋友!今天來看我昇段的」。社員有點不好意思的點著頭。
柳昭華對他說:「好可愛!小林你真有福氣」。
「是嗎?」。小林回頭看著自己的女朋友得意的笑著。
伊集院也附和:「小林你今天演武的很帥氣喔!恭喜你昇初段」。
「是嗎?我差社長還差的遠」。
「你們兩位也很棒啊!」。女孩子開口了「在我們城西高中,伊集院同學很有名喔」。
「我?」。伊集院挑了下眉毛指著自己「有嗎?」。
女孩子笑了笑點點頭:「對了!還有劍道社的長野同學,他也是你們社團的吧,武藏野學園的男孩子,很多人可是很受附近高中的女孩子們仰慕呢!」。
「那有機會來聯誼吧!我相信我們學校的和尚們會很高興」。伊集院大方的笑著說。
「欸!可是這樣你隔壁的這位不會生氣……」。眼神落在柳昭華身上,似乎在打量著什麼。
「我?」。柳昭華一陣莫名其妙的說:「我幹嘛生氣?」。辦聯誼大家都很高興吧?什麼自己要生氣?
「呃……可是你們不是……」。女孩子也錯愕的互相指著兩個人。
「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伊集院雖然還帶著笑容,不過他明顯的也很尷尬。
「啊啊!我們要先走了」。小林突然出聲「聯誼的事我們再商量吧,先走了喔!社長、柳」。小林很匆忙的跟他們道別後,騎著車子快速離開現場。
柳昭華一張臉垮了下來「那個女生剛才是在說什麼啊?」。
「哈哈!」。伊集院乾笑兩聲「她可能搞錯什麼了?別在意!」。他可不敢說人家把他們兩個當作一對,很久沒有聽過奇怪的傳聞了,今天一次聽到兩個,他也感到有點不知所措,女生果然很麻煩,他暗暗下了註解。
「悠!我今天還是不要去你家好了」。走著走著突然的柳昭華冒出這一句。
伊集院低頭看著他:「欸!什麼?你在意那個城西高中女生的話?」。
「不是啦!我是突然想到我爸媽也會幫我慶祝,如果不回去他們太可憐了」。其實這是說給他聽的理由罷了,回不回去倒是無所謂。
伊集院嘆了口氣說:「本來想說時間還早,我們可以一起去逛街,我想買丁子油(保養刀子擦在刀的表面上的油)」。
「不要!那邊好遠,你自己不會去啊!」。
「就是遠一個人要走那麼遠很無聊嘛」。
柳昭華打著哈哈說:「悠!你快交女朋友陪你吧」。
「女朋友?如果有機會的話啦」。伊集院仰起頭看著天上說:「其實對於女生我也很陌生,讀這種和尚學校久了,會覺得跟女生相處很麻煩,我連道館的女生都不太會對付」。
這是自己的真心話,從小相處的女性就只有母親了,自己的母親是個極度傳統的女性,加上偶爾見面的表姊妹或堂姊妹們,都是在祭典還是節慶的日子相見,因為身為伊集院家的子孫,大家都代表自己的家族,所以包括自己表現的都很嚴肅跟拘謹,養成他覺得女人就是必須端莊賢淑如同自己家族裡的女性一般,相對的伊集院對於現代同年齡的女生,那種大而化之,甚至粗魯的表現就無法茍同,總覺得她們很隨便,所以他無法自然的跟女性相處。
「悠果然也想交女朋友」。柳昭華將雙手往自己的後腦上放著「畢竟你也十八歲了」。
「還好吧!我不強求」。伊集院悶悶的說:「反正該娶老婆的時後我爸媽也會安排,到時候就挑一個吧」。
柳昭華若有所思的說:「如果悠交女朋友,那我就不能跟你溺在一起囉,你會被你女朋友霸佔」。
伊集院悠露出笑容打哈哈說:「喔!我交了女朋友就可以擺脫保母生涯啦,那還真是太好了,我還以為要帶著你見習咧」。
聽到伊集院話語的柳昭華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果然!悠其實已經感到厭煩了,只是溫柔的他一直都忍耐著而已,想想如果有個人從小開始就纏著自己十個年頭,而且動不動就有事情麻煩自己真的是挺煩的,柳昭華開始清算以前到底做了哪些好事,想著想著就自我厭惡起來……。
「你怎麼不說話?」。伊集院停下腳步看著柳昭華「你從昇段完開始就怪怪的咧,昭華你怎麼了?」。
「沒有……」。他用力的搖搖自己的頭,接著認真的看著伊集院說:「你真是個好人啊!悠」。
「啊?你在說什麼啊?」。伊集院完全不之所以然。
「沒有啦!」。
兩個人依然東拉西扯的坐電車回家,可是這一天開始兩個人之間便產生微妙的變化。





隔天放學後的社團活動的時間,柳昭華便一個人先到社團,今天一整天他就特意的減少跟柳相處的時間,他昨天想了一晚上,覺得大貴的話講的有道理,自己也不能這樣賴著悠一輩子。
他到達社團更衣室準備換衣服的時候,長野大貴只晚他一到達。
「今天怎麼那麼早?伊集院學長咧」。大貴四處觀望了一下,沒看到一定會出現的另一外一個人。
把日本裙穿好柳昭華坐在長椅上淡淡的說:「別找了,我一個人先來」。
「喔!」。挑了一下眉,開始換穿衣服的長野大貴,大概猜出端倪了他接著問「你今天好像下課也都待在班上喔,只有吃午餐的時間去找他而已,是因為我昨天說的那些話嗎?」。
「也不全然是啦」。柳昭華沒精神的嘆口氣,今天才開始第一天,他就覺得上學好無聊,自己還真是中了悠的毒:「今天過的好寂寞……超無聊的」。
「才第一天!就受不了啦」。長野大貴打哈哈的說道。
柳昭華也老實的回答:「嗯!有點……我現在才發現我真的離不開他……」。
「昭華!」。換好衣服的長野大貴在他旁邊坐了下來開口問:「你也沒有想過,找一個可以代替伊集院學長的人」。
「什麼意思啊?」。皺起眉毛看著他,柳昭華露出困惑的表情。
長野大貴知道眼前的人一定聽不懂,雙手環胸的解釋自己的意思:「你想跟伊集院拉開距離,不想給他添麻煩不是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有一個人願意讓你依靠,這樣不是也很好?這跟單方面的依賴不一樣」。
「啊?」。代替悠的人,這是什麼論調啊?柳昭華腦袋完全轉不過來。
「唉!這樣說你好像不懂咧」。長野大貴嘆了長長的一口氣,接著抓住柳昭華的手臂將他拉向自己,嘴唇輕輕貼上他的。
柳昭華腦袋先是一片空白,可是馬上推開長野大貴。
「你在幹什麼啊?」。柳昭華滿臉通紅的大叫。
「我!長野大貴想要代替伊集院學長在你身邊」。大貴一臉認真的說「你討厭剛才的吻嗎?覺得很噁心?」。
「是不會啦……可是我們都是男的欸」。身體往後挪的柳昭華受到了驚嚇。
「這種不是問題,主要的是你的心意」。長野大貴再度的靠了上來「再讓我試一次,如果你覺得討厭或噁心,那麼就拒絕我,沒有關係的,可以嗎?」。柔聲的請求著,那麼認真的大貴,柳昭華還是第一次看到。
接著當大貴柔軟的唇貼上自己的時候,柳昭華沒有什麼反抗,只是純粹感受著第一次的初吻,大貴的唇軟綿綿熱熱的……。
長野大貴第二次親吻完他以後緩緩的問「怎麼樣?」。
「我……」。柳昭華低下頭思考了一下還是搖著頭說:「對不起!大貴!我還是希望跟你是好朋友……」。柳昭華很清楚,對於大貴的感覺是處於好朋友的階段。
「是嗎?」。長野大貴搔搔頭大笑起來「那就沒辦法了!我算失戀了喔?」。
「對不起!」。柳昭華知道大貴其實很尷尬還故意裝的開朗。
「沒什麼!別在意」。大貴拍拍他的肩膀「我也希望你別在意,不然我會過意不去,畢竟我做了那麼魯莽的舉動」。
「嗯!」。柳昭華猛然的點點頭。
「走吧!先去練習」。大貴對他說。
這時候發現伊集院還沒來的柳昭華,看著牆上的時鐘說「悠今天怎麼那麼晚?」。
大貴露出笑容看著些微被開著的門說:「我想伊集院學長在儲藏室換衣服了吧」。
「咦?你怎麼知道?」。柳昭華納悶的問。
「亂猜的啦!走吧」。把他推往門口走去,長野大貴心中有種得意的感覺。
          
    他應該有看到吧!也好!就當做跟他宣戰吧!

創作者介紹

方阿壬と壬歲的胡扯天堂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