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炎熱的好天氣,陽光很耀眼的從窗戶射進房裡,愛德華躺在床上被刺眼的陽光給喚醒,他緩緩的睜開眼睛,金色的眸子迷迷糊糊的掃射房裡的一切。

阿爾的床跟被子已經整理的很乾淨,代表他已經起床了,即使阿爾不會感到疲憊,不過晚上他還是會隨著愛德華躺在床上休息。

愛德華打了一個哈欠從床上坐了起來,原本赤裸著上身的他,走下床把衣服一件件的穿好,散落的金髮也整齊的綁起來,愛德華看著鏡子中好不容易整齊的自己,喃喃的抱怨道:「可惡的羅伊!在我身上留下那麼多痕跡有夠丟臉的。」雖然為了隱藏機械鎧自己都會穿著長袖外套,可是身上那麼多的小紅點,現在連在阿爾面前都沒辦法穿著背心了。

阿爾一定會發現……愛德華邊不安的想邊把領子拉好,最後確定自己終於沒有任何的拉塌樣,才打開房門往樓下覓食。

對愛德華來說填飽肚子是很重要的!雖然他對於一大早弟弟跟昨天躺在自己身旁的男人都不在這件事感到有點奇怪,不過任何事都沒有比吃飯重要!!他決定吃完飯再想其他事……。

 

一走下樓飯廳上已經很熱鬧了,有著不少來用餐的旅人,原本想找個位置坐的愛德華,卻被另一頭吵鬧的聲響吸引,他轉頭一看便看到等一下吃完飯要找的人。

穿著便服的羅伊跟阿爾兩個人在四方桌面對面的坐著,周圍卻圍著三個女人,譏譏喳喳的製造高分貝的噪音,可是羅伊看起來一臉愉快的邊吃餐點邊跟她們談話,連阿爾也是搔著頭一付不好意思的樣子,看來也是很融入其中。

「哎呀!你好風趣喔。」一個女的對著羅伊笑著。

「謝謝!被淑女誇獎我很榮幸。」羅伊露出微笑切著肉排邊說。

「這位小哥聲音感覺應該還是個孩子,可是長的好高大。」

「喔!他是個好孩子喔,你們這些大姐姐別拐他。」

「討厭啦!人家哪會拐男孩子。」

「哈!哈!哈!」

笑聲不斷的從餐桌上傳來,愛德華的怒氣也開始慢慢的上升……。

昨天這傢伙在自己累的半死的時後跑來纏他,接著把自己搞的累的半死半昏睡後,自己泡馬子也就算了竟然還帶著阿爾,什麼這三天的假期要幫他們找賢者之石,根本是放屁!!

愛德華挑起眉毛,忍著一肚子火氣往兩人的桌子走去,然後在人還沒到的時候,對著羅伊的方向喊「爸爸!你在這裡啊?。」

接著推開圍在桌子旁的女人拉出椅子坐下又說:「我肚子好餓!我要吃東西。」

阿爾完全不知道哥哥在幹什麼,叫大佐爸爸這一招,以前是有在火車上用過,而且意外的很好用,不過他總覺得哥哥好像不是很高興。

果然瞬間氣氛完全冷了下來,其中一個女人問「呃……你結婚了啊?。」

而且小孩還那麼大了……這句話是女人在心裡偷偷加的

「當然!阿姨你是誰?。」愛德華托著下巴一付不屑的眼神看著她。

「我不是阿姨!叫姐姐喔。」被那麼大的小孩叫阿姨,女人其實挺不爽的。

「喔!」愛德華一挑眉又接著說「可是沒有姐姐那麼老啊!」

「愛德華!不可以沒禮貌。」羅伊突然出聲,而且表情依然沒變,轉頭對著女人說「不好意思!這孩子剛起床在鬧彆扭,昨天我跟他媽媽一起睡,他心裡滿不衡的。」

聽著羅伊的說辭,愛德華瞪大眼看著他,他哪來的媽媽??

「那他媽媽呢?。」

「說來挺丟臉的……」羅伊不懷好意的盯著愛德華說「我因為太久沒跟妻子見面,一不小心太熱情了,你也知道嘛!男人有時候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所以現在還沒辦法下床。」他邊說邊搔著自己的頭哈哈大笑起來。

「可惡!」被羅伊這樣一說愛德華的臉紅的跟蘋果一樣,原本想整羅伊的卻被反將一軍。

「不好意思!女士們就請讓我們父子三人享受難得的用餐時光吧,下次見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呢。」忽視愛德華反應的羅伊依然禮貌的說。

「那我們就不打擾您了,如果單身的男士還有像你一樣的人就好了。」女人嘆口氣摸摸愛德華的頭說「弟弟你要多吃一點,才會長的跟爸爸一樣高喔。」

「啊!」愛德華被摸的很火大,往下豎起眉毛幾乎要大吼:「誰說我長不……」這時候嘴巴被丟進一個肉塊,愛德華自然而然的開始咀嚼。

「沒人說你像豆子一樣長不高。」羅伊幫他接話,然後一付無可奈何的臉說:「你啊!先填飽肚子吧!」

把肉用刀子甩進愛德華嘴巴的羅伊邊說邊喊著店員「給我兩份套餐!」

「好的。」店員點頭回答著。

「等等!阿爾又不吃你叫兩份幹嘛。」愛德華看著羅伊口氣依然不好。

「依你的食量,搞不好要叫到三份」的羅伊依然是笑容滿面的說。

「真是鷄婆。」愛德華冷哼,因為肚子餓已經開始在搶羅伊的前面排餐,往自己嘴裡塞,羅伊很習慣的停下手,把自己的餐點推到他的面前,讓愛得華自己動手。「你啊!不是說要幫我們找賢者之石,結果還不是一大早就在泡妞,根本就是騙人的。」愛得華邊吃邊罵「快點滾回去軍部吧!」

看著愛德華咄咄逼人的言語,阿爾忍不住說話「哥哥!不是這樣的。」

「阿爾!你到底是誰的弟弟啊?。」愛德華搶在自己弟弟發言之前先對他怒言相向。

羅伊看著怒氣沖沖的愛德華跟為難的阿爾,雙手環胸等著新的餐點上桌。

「在距離這邊四個小時車程的地方,有個能讓幾乎死去的人康復的醫生,甚至有死去的人也能使他復活。」他看著狼吞虎嚥的艾德華說著,然後在愛德華聽到這個消息噎到的同時遞給他一杯水。

「咳!咳!人體鍊……」被噎的咳出眼淚的愛德華盯著羅伊看。

「嗯!那位醫生是最近這幾個月才到那個鎮上的。」羅伊習慣性的將雙手墊在下巴說:「這是剛才跟那群女人打聽來的。」

「那麼說……」愛德華心噓的看著羅伊,這傢伙剛才是在打聽情報?他又轉頭看著阿爾,看著阿爾點點巨大的鋼鐵腦袋,愛德華把視線轉回手上的餐盤,拼命的低頭猛吃想逃避現實。

「本來還可以打聽更多的,可是……」羅伊一臉戲謔的挑眉看著他「鋼仔!你是不是該說什麼啊?。」

「唔……」愛德華裝死往自己嘴巴猛塞食物。

「鋼仔?。」再次提醒他。

「大哥?。」阿爾也加入羅伊的行列。

【砰!】的一聲,被前後夾攻的愛德華惱羞成怒的雙手拍桌站了起來對著羅伊大吼:「對不起!對不起!那麼愛聽是不是?是我小心眼誤會了大佐〝您〞,還打擾您辦正事,還真的是對···啊!這樣可以了吧!!可惡。」大吼完的艾德華發現餐廳的人都在看他,連忙坐了下來,雙手環胸怒氣沖沖的撇過頭。

看著像小火山爆發的哥哥,阿爾緊張的想緩和氣氛:「哥…………」

「不要叫我!」不理扯著自己衣角的阿爾,愛德華賭氣的說:「你去認我眼前的那個當爸爸吧!」

「欸!!哥哥?。」阿爾委屈的聲音從盔甲中傳出。

氣氛低迷到極點,不過即使如此羅伊還是一臉平靜看著盛怒的愛德華。

這時候服務生很識相的等場,他把兩個盛裝的肉排餐放到桌上後元氣十足的說道:「客人!兩份套餐請慢用。」

熱騰騰的排餐發出【滋滋——】的燒烤聲,而且香味還不時的飄到愛得華的鼻子。

「諾!先用吧!涼了肉就變硬了。」羅伊把變冷的肉排推開,把剛上桌的餐點再次推到愛德華面前。

愛德華完全沒辦法禁起食物的誘惑,刀叉一拿又開始分解自己眼前的食物,然後一副若無其事的邊吃邊問:「那我們要去的地方是哪裡?。」

「瓦爾多!」羅伊也開始用起另一份餐點「接下來會很忙啊。」

 

 

#####################################

熱氣沖天的廚房,有個丟棄廚餘的角落,元氣十足的赤髮服務生,正整理著客人喝完的啤酒瓶。

「喲!情況怎麼樣啊?。」一個撫媚的聲音傳來,服務生抬頭便看到捲髮的性感女性坐在橫樑上。

服務生露出笑容,身上繞著一圈電磁波後,隨即變成一個黑髮少年,他嘴裡吐出剛才聽來的話:「瓦爾多!」

「吶!我可以吃掉黑頭髮高個子那個嗎?。」一個巨大的身影不相稱的擠進窄小的房間,嘴巴還留著血跡「剛才那個好難吃都是油煙味……」

「接下來有的忙囉!」女人露出笑容隨即對著少年說:「那隻軍犬靈敏的很,小心點啊!恩維。」

「知道啦!囉唆。」

「丹尼!丹尼該死的跑去哪了?。」門外要傳出叫喚聲。

叫恩維的少年隨即又變回剛才的服務生,扯開喉嚨對外面回答「我馬上就來了。」

再次抬頭!橫樑上的女人已經不見,連剛在身後的光頭也消失了,他露出一抹笑容往外面走去……

 

 

這邊鋼鍊請對照前篇讓人依靠的臂膀[鋼鍊同人x]

其實也沒有什麼關係啦分開看也可以=//////=

不過兩者合起來比較完整嘛

此篇跟著漫畫劇情走向的,動畫的實在太令人無法輕鬆起來

創作者介紹

方阿壬と壬歲的胡扯天堂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