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央全國最大的軍部中,充滿了身穿藍色制服的軍人們,軍部裡的每個人幾乎都身負重任,各各都是全國派調的精英,因為這裡是有大總統坐鎮的總部,每個人都繃緊神經的在忙碌的工作,包括直接被指名調派至中央的東方司令部的大佐羅伊馬斯坦古……

「唔!真是累人。」原本埋首在眾多公文中的羅伊,突然仰起頭將視線環繞室內一周「霍克愛呢?」

「中尉去拿另一批我們負責的文件,還有順便餵黑色疾風號。」菲力上士拿著一疊厚重的文件,按照日期重重的放在羅伊面前「上校!這一些也請你簽名。」

「呿!真煩。」羅伊看著增加的文件,不悅的皺起眉毛「哈博克!趁霍克愛不在,你有沒有什麼有趣屬於男人的話題可以講?」

「話題喔?」原本也在寫著公文的約翰·‧哈博克少尉聽到上司的呼喚,停下手邊的工作開始認真的想「沒有!」他腦袋現在除了公文轉不出任何的事情。

「隨便什麼都好啦!」羅伊不耐煩的瞪著下屬。

看著因為煩躁而開始有火氣的上司,哈博克搔搔頭說:「那個……愛力克兄弟昨天來中央軍部報到了,好像來申請研究經費,我在整理名單的時候,有看到愛德華的簽名。」

「喂!喂!這算哪們子男性話題?」一直在聽著他們對話的海曼斯普雷達將頭探出來疑惑的看著哈博克,可是哈博克卻用腦袋暗示著普雷達看向羅伊的方向,結果卻發現羅伊似乎平靜下來。

「這樣啊……為什麼我不知道?」羅伊摸著下巴思考起來,過了幾秒他便瞇起原本就不大的眼睛,露出笑容喃喃自語「不想讓我知道啊!你還真不死心吶,小豆子……

「好!工作!工作。」他伸個懶腰突然振奮起精神,眼神銳利了起來,接著從抽屜抽出一張公文疾筆揮振寫著。

「這是怎麼回事啊?」普雷達再次疑惑的看向哈博克。

「你還太嫩!」哈博克指著腦袋對他笑道「只要有關愛力克兄弟的情報,可是很好用的喔!」

「啥?」普雷達依然搞不懂。

「好了!」羅伊的聲音突然傳來「哈博克!我要把之前的假補回來,我從明天開始休假三天,這是我的假單。」羅伊拿著請假用紙,上面大大蓋著自己的章。

「啊!?」在場的人全部錯愕的瞪著羅伊,他要休假!?那麼這一大堆的公文怎麼辦?「上校!可是有很多的公事沒有處理,如果你休假的話……菲力把現實的問題說出來,可是只說了一半羅伊就打斷他。

「你們自己處理!反正霍克愛知道怎麼做。」羅伊依然拿著休假單說「哈博克!現在把我的假單送上去。」

「那麼等霍克愛中尉回來再送吧。」哈博克努力的想挽救自己跟在場同袍,如果讓大佐休假還得了,自己一定會被工作壓死,現在只有中尉能壓住大佐了。

「我命令你現在去送!」羅伊露出凶惡的臉「霍克愛回來我就休不成了。」羅伊很明白哈博克的如意算盤,他氣勢凌人的拿著假單伸直了手臂。

「是……哈博克接過單子,拖起腳步往外走,在走出門外前他接過屋內每個人投射出的怨恨眼光,嘆了口氣拉開門心想〝我也很後悔說出愛力克兄弟的事啊……

只有羅伊一個人精神飽滿繼續讀著一份又一份枯燥的文件〝小豆子!我們馬上就可以見面了,好好期待吧……〞想到這裡,他的嘴角又不禁上揚。

 

 

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在什麼人都有的中央都市中,有著兩抹不算顯著的身影。

『大哥!你真的不跟上校聯絡嗎?』。巨大的盔甲中傳出意外不相稱童稚的聲音。

「不要!」走在前方身穿紅色外套的小個子想都沒想的回絕。

『可是你們很久沒見面了,去打聲招呼比較好吧』。

「阿爾你很囉唆哎!你明知道他不是打聲招呼可以解決的。」國家鍊金術師愛德華愛力克轉過頭對著自己的弟弟說。

阿爾馮斯艾力克看著自己大哥堅持的模樣,也不便再說什麼,只能自己喃喃自語『如果被他知道了,下場不是更慘嗎?』。

 

兩個人回到投宿的旅社,愛德華馬上脫下身上的紅色外衣躺在床上滾

「好累!!」躺在軟綿綿的床墊上,他透露出疲憊的神情,這個時候他的腦袋才開始轉動著無聊的事情,其實說不想看到羅伊是騙人的,只不過自己不想再拖累他了,羅伊對自己有著異常的執著,那傢伙總是會丟下工作來操心自己的事,找尋賢者之石明明他沒有責任任何的責任跟義務,可是身在軍部的羅伊卻比他們兄弟倆來的更加熱切搜尋情報,不只一次愛德華都這樣問自己這樣好嗎?兩個人明明完全沒有關係……這樣也會給軍部跟霍克愛中尉帶來困擾吧?畢竟上校是軍方很器重的人,可是即使自己非常明確的拒絕他的幫助,可是那傢伙依然我行我素的,所以他只能盡量的不去跟他連絡跟接觸。

這一次實在是因為旅費用盡的關係,不得不來中央申請經費,不過自己很小心,旅館不但不住軍部安排的旅館,連投宿用的名字都是假名,這樣應該就可以不被羅伊發覺吧。

 

【扣!扣!】在愛德華睡意濃厚的時候傳來了敲門聲「客人!很抱歉有你們的訪客。」

「什麼啊?」愛德華咕噥出聲,迷迷糊糊的叫自己的弟弟去應門「阿爾你去看看……

『請問是哪位找我們……』。阿爾開門的一瞬間,看到了除了老闆以外的人,站在旁邊,那個人是身穿著藍色軍服的羅伊,他一臉嚴肅的對老闆說「謝謝你的配合,軍方很感謝你。」

「不!我很高興能幫上軍方的忙。」老闆對羅伊點頭後,接著繃起臉對著阿爾說「趕快回家了,離家出走不是好事情喔!」說完便離開兩人的視線,留下羅伊在現場。

『離家出走?』阿爾搞不清楚狀況。

「是啊!」羅伊露出淺淺的笑容「我跟他說我要找離家出走的兄弟,老闆便很親切的帶我上來了,你們昨天就來吧?爲什麼不跟我連絡。」

『大哥不希望打擾到上校。。』阿爾不禁的搔搔自己盔甲的頭老實回答道。

「愛德華呢?」

『睡著了!』

「是嗎?」羅伊從懷裡拿出皮夾,再從中抽出鈔票對著阿爾說「我看你的盔甲都發出摩擦聲了,你去買罐油保養吧,如果可以也順便到南方大街的市集幫我買些餐點,我從中午開始還沒吃過東西。」

『上校怎麼沒吃過東西再過來?』。阿爾說出困惑的話語。

「找你們也是花了我不少功夫,還沒有時間吃飯呢。」羅伊拍拍比自己高的阿爾的肩膀「那就麻煩你了。」

「那個……其實大哥他並不是不想見你,只是他對於要麻煩上校這件事,感到非常的不妥,他覺得這是我們兄弟倆的事情,不應該牽累上校你……」阿爾臨走的時候,還替自己哥哥說話。

「嗯!我知道……」羅伊依然露出笑容,這是個會讓人安心如同長輩般呵護晚輩的笑容「阿爾!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被牽累,這點即使我說過幾百次了,你哥哥似乎永遠都不會了解,他那小小的身軀,裝的自尊卻比任何一個成熟的大人還要多。」

「大哥只是不喜歡依賴他人罷了,有時候連我都拿他沒辦法。」雖然盔甲沒辦法表現出臉上的表情,可是羅伊卻很清楚的感覺到阿爾無奈的心情。

羅伊點點頭表示同意阿爾的論調,可是隨即有感而發「他如果可以試著依賴他人,很多事情會比想像中好解決。」

「那麼!就勞煩上校成為哥哥可以依賴的人吧。」阿爾對著羅伊說「大哥其實很喜歡你,不管各方面我看的出來,大哥對你很佩服喔!只是嘴巴說不出來罷了。」

「是嗎?」羅伊聽到這邊明顯的很愉悅「我先進去你們房間等你回來,順便跟你哥哥講一些話,你東西買回來在樓下等就行了,那時候再說了。」

阿爾點點頭向他揮手後,便下樓梯離開他的視線。

這時候羅伊才進了房門並且將門隨手鎖上,聽見【咖!】的一聲,愛德華的神經稍微的緊繃起來,他喃喃的唸道:「阿爾……是誰啊?你怎麼去那麼久?」

被誤認為阿爾的羅伊沒有出聲,將厚重的軍外套掛了起來後,坐在愛德華的床邊看著他的睡姿,這傢伙似乎越來越瘦了,想想!他總是全國各地東奔西跑的,哪裡有賢者之石的情報就往哪裡衝,長年累積勞累的成果也難怪看起來越來越瘦弱。

「你還真是辛苦……」羅伊忍不住的輕嘆出聲。

「咦!?」聽到熟悉成熟男人的聲音,愛德華驚訝的撐起雙眼,結果如他所想的,羅伊正俯下頭看著他。

「好久不見!」露出笑容,羅伊一臉親切的打招呼。

「啊啊!你怎麼會在這裡?」愛德華要爬起來的瞬間,隨即被羅伊單手壓回床上。

羅伊挑眉說:「好好休息!不必爬起來迎接我。」

「誰迎接你啊?你為什麼在這裡?阿爾呢?」愛德華怪叫著。

「我從後面回答,阿爾去幫我買晚餐,在這裡是因為太久沒見面,想見上你一面而一家一家搜尋旅館,辛苦的找到你,至於誰迎接我,這裡除了你就沒別人了,你想是誰呢?」對他用著挑釁的語氣,羅伊對於暴躁的艾德華似乎特別感興趣「爲什麼來了不通知我?嗯?」壓住他的大手不安份的往他的臉移動「你總是喜歡偷偷摸摸的啊?」即使知道理由了還是故意問。

「沒必要!」愛德華嘟起嘴撇過臉蛋說「我為什麼要跟你報告啊?我也是國家鍊金術師哎,又不是你們軍方的人。」

「呵!」羅伊冷笑一聲「你可是軍方的走狗喔!別忘了。」

「感謝你提醒我。」愛德華又瞪了他一點,這傢伙怎麼那麼愛抬槓啊,一點都不像個成熟的成年人「你好煩喔!快回去啦,你不是很忙?」

「呵!別擔心,我可是排了三天休假。」羅伊比出三的手勢咧嘴對他笑著,然後終於說出自己想說的話「我們也很久沒見了,正確的算一算有六十二天又三個小時十八分,那麼久沒見面,你只擔心我的工作?而且你竟然還想躲避我!只有我一個一相情願在想你嗎?愛德華艾力克。」他邊說話邊摸著早就放棄掙扎的愛德華金黃色的髮絲。

愛德華被他的問題,問的耳根子整個紅透了,加上羅伊的舉動跟他身上熟悉的氣味,讓他一時間放鬆了自己的心防,整個人感到安心起來「才不是…………」話還沒說完,整個嘴就被羅伊堵住了。

一陣讓愛德華天旋地轉的熱吻,讓他只能順著羅伊的動作,無法自行的思考「唔……」愛德華在羅伊的猛烈攻勢下,只能用喉頭發出發出細小的聲音,羅伊吻著他的臉、鼻子、甚至耳朵都不放過。

「愛德華……」羅伊輕聲叫著他的名字,試著將他身上黑色的外套脫下來。

「放開我!」愛德華這時候抗拒的推開他。

被拒絕的羅伊眼睛瞇了起來「怎麼了?你不舒服……

愛德華拉好衣服喘著氣說:「你不要對我做這種事。」

「這種事?」羅伊微笑著看著他,解開自己白色襯衫的鈕扣「都做了不知道幾次了,你還沒習慣啊?」

「我一直都不希望這樣啊!我們應該什麼關係都沒有,各走各的路才對啊。」愛德華豎起眉大吼,就是因為不停的跟大佐發生關係,一直習慣他的擁抱、他的氣息,才讓自己變的軟弱想要依靠他。

羅伊脫掉自己的衣服,露出精壯的身體,再度坐在愛德華的旁邊「來不及了,在我第一次抱你的時候我們的關係就確定了。」他的眼睛閃爍著讓人無法抗拒的光彩,他脫掉愛德華的外套,接著是黑色的薄背心,將唇落在機械鎧跟肩膀的交合處「從抱你那次開始,賢者之石也是我的責任了,這點不管你如何的抗拒,都不可能改變。」

愛德華沒有說話,對於一個人那麼關心他,說內心不感動是騙人的「真搞不懂你,已經夠忙了,還要把麻煩事往身上攬。」愛德華撇過頭說。

羅伊搔搔頭說「我也不是什麼好心人!只不過機械鎧抱起來滿重的,我想早日抱溫暖的肉體。」說完又露出嘿嘿嘿的笑容。

愛德華聽完頭上爆出青筋「這是什麼爛理由啊!!」他怪叫著。

「我只是做人比較實在而已。」羅伊邊說邊翻上床去用大手框住愛德華說:「對了!最後一件事,阿爾已經承認我們了。」

「什麼?你跟阿爾說了什麼?」愛德華推開羅伊湊上的臉。

羅伊挑挑眉說「沒什麼,他可是很為你這個哥哥擔心,好了!話也說夠了。」拉開愛德華的手,他再度的將吻落在愛德華的唇上「接下來你負責呻吟就好了……小豆子……

「你說誰是小豆子!?唔……

 

 

『什麼時候上校才會下來吃飯啊?』阿爾馮斯在樓下的桌上看著眼前漸漸變涼的食物,忍不住的轉頭看向上面自己的房間,嘆了口氣拿出潤滑油跟布,喃喃自語說『我看我自己先上油好了,不知道他們要拖到什麼時候,早就跟大哥說要跟上校聯絡吧……』。

 

當然阿爾馮斯的聲音樓上的兩人完全沒有聽到……

 

 

很早前就想寫鋼鍊文了,尤其當我看到羅伊的時候,

雖然以大佐的年紀壓豆子有點殘忍

而且我覺得霍克愛其實跟大佐很配<

但是我知道大豆絕對會成為王道!

什麼哈ㄨ羅、休ㄨ羅的是絕對是邪道!!(ノ〝) ┴┴

大佐怎麼可能被壓,他那麼MAN!掯!

休斯有老婆了吧!!(而且掛掉了)

哈博克的身份更不可能對羅伊老大作出什麼事

覺得大佐是受的人,到底是為什麼啊??

總之只有他壓別人,怎麼可能會有人可以壓他!!呿!!

 

 

扯回來!!好久沒有寫同人誌了,這一篇短文算是一點點小抒發吧!

本來想寫激H的!可是字數太多,我又不想切成兩回

所以就成這樣啦!

總之大豆萬歲!

創作者介紹

方阿壬と壬歲的胡扯天堂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煌絃之燁
  • 其實我看過上校被壓的文,不是休斯也不是哈勃克
    是大總統!
    看完差點沒做惡夢
  • 我快吐了!!那個作者沒有惻隱之心嗎??大總統是怎麼樣?XD

    cobara 於 2011/09/07 17: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