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休息區在哪裡?」。
「喂喂!報到是在另一邊啦」。
「領號碼牌了沒有?」。
在比賽的體育場上,明明才早上七點半鐘,就已經擠滿了要比賽的跟觀看加油的人群,這裡面當然也包括柳昭華的學校,跟伊集院家的道館。

「好多人……」。柳昭華的聲音悶悶低沉的傳來。
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比賽,之前雖然有陪過父親們出場過,不過當自己成為參賽者的時候,跟觀眾的感覺便是完全不一樣的,那麼大的陣仗看的他怕的要死,總覺得肚子好痛,心臟快從身體裡跳出來。
伊集院沒有特別的說什麼,指著貼在會場正前方大型的比賽分組表說:「你們二段組的比賽號碼出來了,去看一下吧」。
「隨便……」。柳昭華臉色蒼白的應了這句話。
「長野!你的號碼牌我順便幫你領,你帶其他人回休息區,然後帶野方去看他們初段組的賽程」。
「知道了」。長野大貴應了一聲,把學弟聚集起來照伊集院的話做,雖然不喜歡被他命令,不過既然對方是社長,他就必須聽命行事,畢竟私人的感情他不想扯到社團上面。

「207!第一戰是新小岩村上道館的人」。伊集院唸著對方的資料。
盯著賽程表的柳昭華,皺起眉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昭華!」。伊集院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最後自己還是無法對昭華狠下心啊「沒事的!你放輕鬆!我在這邊」。
柳昭華的臉色依舊蒼白,因為伊集院的話讓他回過神來,他露出緊張不安的眼神,用顫抖的聲音說:「人真的好多……」。
低下頭!之前講了一堆漂亮話,現在完全被人群打敗,柳昭華真恨自己的沒有用。
「我說過沒事的!」。伊集院握住他發抖的手「你一直都做的很好,這次也會一樣」。
「悠……」。伊集院掌心的溫度傳了過來,這個動作讓柳昭華平靜了不少。
「那該去換衣服了」。伊集院發覺他的手不在顫抖,準備將他的手放開,如果再這樣下去,自己對昭華的依戀會更加深。
可是在他把算放開柳昭華的同時,手卻被緊緊的反握住「昭華!你該準備比賽了……」。
「再一下子就好……」。柳昭華發出請求「再一下子……」。
這樣子的柳昭華讓伊集院的心悸動不已,另一隻手情不自禁的舉起來,想要摸上他的臉,可是在這個同時理智線瞬間啟動,他用力的抽掉自己的手狠下心說「你必須去換衣服了,走吧!」。
說完轉過身領著柳昭華往更衣室的方向走。
柳昭華邊走邊看著剛才被伊集院握住的手,腦袋難得的思考著,最後用力的握拳把手放掉,這下自己也真的下定決心了!



「你不去幫昭華打氣嗎?」。
在場地的另一邊,身穿傳統和服的伊集院準人,問著一直盯著武藏野學園休息區的柳承恩,這個父親從兒子進會場以後,眼睛就沒有離開過他的寶貝兒子。
「嗯……我想不用了」。柳承恩露出微笑說「悠一直都在幫我做這件事」。
「話說回來……準人……」。柳承恩見兩個孩子進了更衣室後,轉頭拉扯著身邊的人「你也應該幫我打氣吧?老師……」。
「你是白痴啊!?」。伊集院準人毫不猶豫與留情的罵出口。
「真是太無情了……」。露出惡作劇的臉,柳承恩依舊跟他拉拉扯扯。
「你放……」。伊集院準人抗拒的罵。
「柳承恩!把你的鹹豬手從伊集院老師的身上拿開」。清脆的女聲從柳承恩的背後傳來。
「喔喔!」。柳承恩吐了吐舌頭轉過身子,隨即又露出笑臉「老婆大人你來啦」。
「嗯!我再晚一點來你就要扒光人家的衣服了」。瞪著自己的老公,柳家女主人霸氣十足的說。
「真對不起啊準人老師,我們家的色鬼老是給你添麻煩」。
「喂!你這樣說我太缺德了吧?再怎麼說我也是你老公欸」。
「你少在那邊吵了,我的寶貝兒子咧?」。昭華的母親左顧右盼的找尋著自己兒子的身影。
「跟悠去換衣服準備比賽了」。柳承恩雙手叉腰沒好氣的說「你還來的真準時」。
盯著手錶又看向自己老公:「看完昭華比賽!我跟伊集院太太就要去逛街了」。
「我咧?」。指著自己柳承恩委屈的問。
「你比完快回來吃飯,我今天要煮好料給昭華補一補,對了!悠今天可以到我家吃飯吧?準人先生」。
「嗯!」。伊集院準人被眼前的夫婦搞的莫名其妙的只能跟著附和。
「太好了!我今天要煮很豐盛」。
「媽媽!你中年歐巴桑的樣子顯露出來了」。
「總比你痴漢的樣子好!」。
這一對夫妻就這樣一來一往的對幹起來。
「唉……」。伊集院準人嘆口氣往旁邊移動,脫離白痴夫妻的勢力範圍。




「伊藤拿下C組優勝了,這下子再贏一場就有前三了」。
武藏野學園休息區內,大家正熱烈的討論,學校其他段位代表:伊集院、柳昭華、長野大貴,三個人就比較嚴肅的等著出場,連原本都很愛搞笑的大貴也難得的認真起來。

〝請二段組的參賽者至第二場地檢入—〞
廣播傳來的聲音在柳昭華耳裡像是判刑的話語,身旁的大貴毫不猶豫的站了起來。
他拍拍柳昭華的肩膀對他說「走了!昭華」。接著也對著伊集院發出宣言「除了昭華,也請好好看著我吧」。
「我等著你的表現」。伊集院沉穩的回嘴,然後這時候柳昭華也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昭華!」。伊集院叫住他。
「嗯?」。柳昭華回頭
「你不要緊張!我在你身邊,我會在這邊看著你」。
聽到像往常一樣的言語,柳昭華不禁露出笑容,還是只有眼前的人可以平復自己的心啊。
「嗯!我知道!」。他點點頭往前走,接著又想到什麼的回頭說:「如果!可以這樣一輩子就好了」。
「昭華?」。伊集院聽到這句話的同時,心臟瞬間停止跳動了一下。
「沒什麼!我先過去了!」。柳昭華搖搖頭往長野的方向跑去。
他說的是什麼意思?看著柳昭華的背影,伊集院心思繁亂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方阿壬と壬歲的胡扯天堂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