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抽那麼多煙」。
在被打開門透氣的走廊上,伊集院家的主人,正把他徒弟手上的煙抽走。
「嘖!我又不是毛沒長齊的小鬼」。柳承恩搔搔自己的頭抱怨道「現在是休息時間欸!老師」。
把煙弄熄後伊集院準人跟著他坐下來問:「你一個人坐在這邊幹嘛?」。。
「喔!想小孩子的事啊!」。他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孩子們也都長大了呢!」。
「什麼?」。偏著頭伊集院準人不解的看著他。
柳承恩摸著自己下巴悠閒的說「悠跟昭華告白了!」。
「什麼!?」。伊集院準人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人。
「我說啊!你家的悠喜歡我家的昭華,告白還順便強吻他,還是說先強吻才告白呢?」。他偏頭不正經的說著。
「喂!你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伊集院準人不高興的回。
依舊不正經的回話:「真的啊!昨天昭華才跟我傾吐心聲咧」。
「我的天!」。伊集院準人摸著自己的額頭:「悠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那很好啊!」。
「你說什麼?」。
柳承恩露出微笑,逼近伊集院準人緩緩的開口:「比起你這個做老爸的,他老實而且有勇氣多了」。
「不要扯到我身上!」。伊集院準人看著眼前逼過來的臉龐,生氣的把靠過來的臉用手推開接著站了起來:「他們還是孩子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要阻止他們」。
柳承恩拉住他的手,抬起頭對他說:「讓他們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吧!就是因為還是孩子,他們才能無所畏懼的勇往直前」。
「你這是什麼論調!?」。伊集院悠甩開他的手準備離開。
「準人!」。柳承恩嚴肅的叫住他,接著也站的起來「你不覺的他們在彌補我們之前錯過的東西嗎?」。
伊集院準人站在原地沒有動,因為他說的話正刺中他的傷口。
柳承恩靠了過去,把他逼到牆角小聲的接著說:「如果說十八年前,我們也有同樣的勇氣就好了」。
伊集院準人皺起眉頭,看著臉離自己不到十公分的男人,即使已經快邁入四十歲大關,他的臉蛋卻還是依舊帥氣而且霸道。
「我……」。被他咄咄逼人的氣勢逼的無處可逃,跟他對看伊集院準人的臉頓時燥熱起來。
突然的!柳承恩後退的掩住自己的臉大叫:「拜託你別露出那種可愛的臉給我看!我剛又差點出軌欸!」。
「你這家伙!」。伊集院準人豎起眉毛火大的罵:「捉弄我很有趣是吧!?」。
「哪有!」。柳承恩嘻皮笑臉的說:「我說真的啊,哪有三十六歲的男人還娃娃臉到這德行!!你家的悠看起來都比你穩重」。
「可惡的傢伙!給我回課堂」。伊集院準人指著道館命令道。
「咳!咳!好啦!」。
這時候笑到岔氣的柳承恩乖乖跟在生氣的伊集院準人身後走。
「準人!」。
「不准這樣叫我!」。
「我說真的!雖然我對現在的日子並不感到後悔,不過如果有一天我們又都彼此是一個人的話,我絕對不會在逃避了」。
伊集院準人沒有說話默默的走著,不過心中因為他的話起了一點小漣漪……。
「不過!應該很難吼!我們的老婆感覺都很長命,哈!哈!」。柳承恩又天兵的加上這句話。
「你喔!算了……」。伊集院準人早看破他的個性,嘆了口氣繼續往前走。
突然的柳承恩走到了他的身邊,然後握住他的手。
「喂!」。又白了身旁的人一眼。
「這邊沒有人!只是牽手沒關係吧」。柳承恩緊緊握住他的手完全沒有放開的意思。
兩個人的關係就只能到這邊了,雖然這是一個遺憾,不過這也是兩個人當初的選擇……。



##############



今天的伊集院依舊令人無法靠近,就連在家中的道場練習,也是嚴豎的扳起臉孔自己練自己的。
更慘的是柳昭華,兩眼空洞無神,好像會有魂魄從嘴巴裡跑出來一樣,失神發呆的樣子讓大家搖頭。
「悠!還有昭華,你們兩個過來一下」。
剛進道場的伊集院準人把兩個人叫了過來,柳承恩這個時候站在伊集院準人的身旁雙手環胸看著好戲。
兩個人尷尬的站在自己父親面前,看著叫他們過來的伊集院準人。
伊集院準人將手上的紙發給兩個人「這個是下個月縣大會的報名表跟簡章,你們兩個我想了一下也該比賽了」。
這是一年一次的大比賽,對練居合的人來說是磨練自己的好機會,而大會的冠軍將會代表所在的城市,到東京參加全國大會,大家各各摩拳擦掌的想要參加,由於人數眾多,大會規定一個道館一間學校或公司團體,每個段位只能選一位出來比賽。
「我!?真的假的?」。柳昭華不可思議的指著自己的鼻子。
「懷疑啊!小子!」。柳承恩看著自己沒出息的兒子調侃道。
「昭華!你就代表我們道館的二段吧!把你們學校的名額給長野」。伊集院準人對著柳昭華說完又轉向自己的兒子說:「悠!你們學校四段沒有人,所以你代表你們學校,我們道館的四段我要讓木村代表,這樣你沒問題吧?」。
「嗯!」。伊集院點點頭,四段充滿了比自己年紀大上好幾歲的人,這是個很艱難的挑戰,不過他想要試試看。
這時候柳昭華一咬牙小聲的說:「老師!這對我來說太難了……我剛升二段而已,代表道館我實在是……」。
「你怎麼那麼沒出息啊!!」。柳承恩往自己兒子的頭上搥下去「你老爸我要挑戰六段鍊士欸」。
「我跟你不一樣!」。柳昭華嘟起嘴摸著頭抱怨「我有羞恥心,怕砸了道館招牌」。
「哎呀!你這小子諷刺老爸我?」。柳承恩又抬起手做勢要扁他。
「咳!」。伊集院準人出聲制止幼稚的父子倆,吸引兩個人注意後他拍拍柳昭華的肩膀說「沒關係的!你夠資格代表道館!你可以每天都來我們家練習沒關係,有不懂的部分悠會帶你練」。
聽到伊集院準人這樣說,柳昭華偷瞄了伊集院悠一眼,而看到這種情況的柳承恩,馬上用手框住兩個小孩的脖子豪邁的大笑:「你們兩個可以互相交換心得喔!悠啊!我兒子跟以前一樣拜託你囉」。
「啊!?嗯……」。完全沒辦法拒絕的伊集院悠只有皺起眉答應。
「老爸!放開我啦!!我快窒息了……」。柳昭華漲紅了臉拼命掙扎著。
脖子依然夾著兩個少年的柳承恩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抬頭對著伊集院準人笑著說:「老師!那也我可以每天來討教嗎?」。
伊集院準人無奈的挑起眉毛,轉身冷冷的說:「那得請你自己練,我可能沒什麼時間!」。


令人期待的縣大會即將展開……。

創作者介紹

方阿壬と壬歲的胡扯天堂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