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為什麼悠會……

柳昭華悶悶的往家的方向走,回到家後也不理會父母的呼喚,自顧自的走上二樓自己的房間把門關上。

「你不是說他們兩個沒有事?你看!」。柳昭華的母親用手肘頂了頂自己老公。
「嗯!看來是真的發生什麼了……」。柳承恩摸著下巴思考著一下後,拍拍妻子的肩膀說:「我這個做爸的上去跟他談談心好了」。
「嗯!下來跟我報告情況喔,我先去收拾碗盤」。嘆了口氣也只能讓這一老一少去解決男人的問題了。

悠喜歡我?為什麼……

柳昭華用枕頭矇住自己的頭,現在的他思緒亂七八糟的,他搞不懂為什麼會這樣子?自己是男生啊!大家到底是在想什麼?大貴這樣悠也這樣,為什麼不能像以前一樣相處呢?
「小子!你怎麼了?」。柳承恩在外頭呼喊著,不過柳昭華還是用枕頭把自己矇的緊緊的沒有開門的意思。
在門外等了片刻的柳承恩,看兒子沒有開門的意願嘆了口氣,轉開沒有上鎖門把自行走了進去。
坐在柳昭華的床邊,他拍拍矇住頭的枕頭對下面的人說:「發生什麼事了?」。
「沒有……」。悶悶的聲音傳來。
「一付哭過的聲音還說沒有!」。又再次拍拍他的肩膀說:「跟爸爸說吧!別一個人悶在心裡了」。
這種事怎麼說啊?柳昭華在心裡想,依舊沒有爬起來的意願:「爸!我不知道怎麼講,你出去啦!」。
「你不要一個人悶在心裡,事情不會這樣解決的,你跟悠到底發生什麼事?說給我聽聽吧」。
柳昭華知道不爬起來自己的父親不會放棄的,只好乖乖的坐起來,一臉失魂落魄的盯著他的老爸看。
「說吧!」。柳承恩摸摸寶貝兒子的頭,希望他舒緩心情。

昭華也忍耐不住自己心中的委屈了,很老實的開口:「大貴跟我告白了……」。



柳昭華對父親說出了最近事情的種種經過,最後煩惱的看著父親:「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老爸!」。
聽完兒子的戀愛煩惱,柳承恩正經的雙手環胸回答著:「沒想到我們家可愛的兒子那麼受歡迎,被同學跟學長追啊」。
「爸!這一點都不好笑,如果是女生就算了,我們是男校欸!你兒子我被男人追著跑欸」。他白了自己沒神經的老爸一眼。
「那你有什麼打算!小子」。
「誰知道那種事!」。柳昭華嘆口氣抱怨:「我就是不知道才在煩惱啊」。
「唉!笨兒子」。柳承恩彈了他一下額頭問:「大貴親你的時候你感覺如何?」。
「滿奇怪的」。柳昭華毫不猶豫的回答「跟男生接吻真的很怪」。
「嗯!」。柳承恩點點頭接著問:「那悠呢?」。
「當然也很奇怪……」。這次柳昭華就回答的有點心虛,因為奇怪的地方不一樣。
「怎麼了?哪裡不對了……」。
「爸!」。柳昭華抬頭疑惑的問:「其實悠親我的時候,我會心跳的很快欸,像是被嚇到一樣」。
「喔!」。柳承恩大概有個譜了,真是個笨兒子!!他又接著問:「那當悠說自己很髒不能再跟你在一起了,你有什麼感覺?」。
想起悠那種苦澀的表情,柳昭華頓時感到心一酸,他很老實的低頭回答:「很難過……非常的難過……」。
「那答案不是很明顯了」。柳承恩嘆了口氣再度摸摸他的頭:「你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心意?」。
柳昭華沒有回答他父親的問題,仰起頭困惑的問:「爸!為什麼我們不能像以前和小時候一樣相處啊?我覺得這樣好累、好煩,像以前一樣不是很好嗎?」。
「你們啊會長大,會戀愛、會煩惱、會遇到越來越多各式各樣的人事物,是不可能一直保持小時候的單純環境,像你現在不就為了戀愛在煩惱?你真的長大囉」。
柳承恩用力的搓著自己兒子的頭。
「吼!你不要開我玩笑了,你兒子搞不好會變同性戀欸?你應該要緊張吧」。柳昭華對父親回嘴。
「那是你的事!」。
柳承恩站了起來「你只要對的起自己的人生就好了」。
「接下來該怎麼做,你自己會下決定了吧!小子」。對他眨了下眼,柳承恩往門口走去「親子諮詢時間到這邊,不管如何你只要不要忘記去練居合就好了,學費很貴的!」。說完就再次把門關上。
聽完父親的一席話,柳昭華的心情開朗了很多,他轉過身子拿起身旁的相框。
相片是他跟伊集院小時後的合照,看著相片中笑的很高興的兩人,柳昭華也跟著微笑起來,雖然自己還不知道該怎麼做,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自己不想失去他。
把相片隨手放回去,稍微解決煩惱後他的腦袋也開始鈍了起來,眼皮也越來越重了,最後他想起伊集院在小時候常跟他說的話……。

「不管如何我都會在你身邊的……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跟你在一起……」。


「這可是你說過的……」。





隔天一早柳昭華在比平常早個半小時的時間,就到達了伊集院家門口,伊集院這幾天為了躲他,所以都會提早出門,為了不讓伊集院溜走,柳昭華決定在門口堵人。
「好冷!」。蹲在門口的柳昭華凍的鼻子都紅了,他在大門的另一邊聽到了挖掘泥土的聲音,應該是白知道自己在外面拼命的想出來吧?他也好幾天沒看到白了。
「白!你坐在門口幹什麼?」。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柳昭華看了一下手錶,比平常的時間早了十五分鐘,這傢伙躲自己躲的真徹底。
「白!你在高興個什麼勁?」。
大門被拉開的聲音夾雜著伊集院充滿疑問的口氣傳入柳昭華的耳裡。
而門打開的瞬間,一道巨大的白影就往柳昭華的方向撲去。
「喔喔!」。還來不及站起來的柳昭華被輕易的撲倒在雪地上,白不停舔著柳昭華的臉。
「白!乖啦!我也很想你!你快下去好不好」。柳昭華拼命的揮開白的口水攻擊。
「昭華!」。伊集院吃驚的看著來者。
「拜託你先把白拉開吧!!」。柳昭華露出可憐的神情。
伊集院拉住白的項圈把他往後拖離柳昭華。
「白!坐下」。他大聲的斥喝,白也乖乖的照做了。
「呼!」。拍掉身上的積雪,柳昭華皺起眉頭抱怨著「白!你好髒!我的臉都是口水」。
「汪!」。白依舊搖著尾巴高興的回應。
「你在這裡幹什麼?」。伊集院把白塞回院子後扳起臉詢問。
柳昭華把書包撿起來一付理所當然說:「當然是等你上學!」。
「我昨天不是跟你說的很清楚了嗎?我沒辦法跟你相處」。伊集院自顧走自己的,似乎完全沒有等柳昭華的意思。
柳昭華也邁開腳步追了過去:「可是我想跟你在一起,我們是死黨欸!你不可以丟下我,而且你以前明明說過,你會一直在我身邊!!這是你說過的!」。
「那是你還小需要我的保護」。伊集院依舊快速的走著「現在的你甚至比我還堅強,已經不需要了我在身邊了」。
「才怪!!」。柳昭華大聲的說:「沒有你在身邊我什麼都做不好!」。
聽到這句話的伊集院,停下腳步轉身看著他。
「我之前也認為我已經長大了,不需要在讓你擔心保護了,而悠也該找尋自己的幸福,所以才想慢慢跟你拉開距離,你知道我每天有多痛苦的忍耐不去找你嗎?」。一步步的逼近伊集院認真的說:「可是當你認真的說要離開我,我真的覺的好難過!!我才知道你對我有多重要」。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伊集院因為柳昭華的話感到全身的血液不停鼓譟「我已經沒辦法像朋友一樣對待你了!!」。
「我知道!!可是……」。皺起眉毛滿臉困惑跟猶豫,柳昭華悶悶的說:「我不知道對你的感覺是什麼階段,不過悠你從我小時候開始,一直是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我只知道如果我們就這樣分開!我會難過到死」。
「不要跟我說這種話!!」。伊集院看著他不禁大吼。
他明白並清楚柳昭華對自己的感情跟自己對他的不一樣,可是當眼前所愛的人說出這種類似告白的話語,自己的理智便開始一片片的剝落,他想占有柳昭華的心越來越強烈,他必須制止這種情況發生。
柳昭華被他強烈的反應嚇了好大一跳,愣在原地盯著他看。
「該死!你說這種話只會讓我更加痛苦而已!」。看著他受驚嚇的表情,伊集院一咬牙開始準備拔腿往車站跑去。
「悠!」。柳昭華伸手想抓住他,卻被狠狠的被甩開。
「我不想傷害你!你懂嗎?」。伊集院回頭露出悲哀的眼神哽咽的說:「再這樣下去我會克制不了我自己,如果你沒辦法給我同等的感情,請放手吧……」。
伊集院深呼吸一遍後再次的快步往車站走去,這次柳昭華沒有追上去,他看著伊集院寂寞又帶點淒涼的身影消失在車站。

「不管如何我都會在你身邊的……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跟你在一起……」

伊集院對他說的這句話不停的回蕩在柳昭華的耳邊,此時眼淚也開始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
不斷的說重複這句話,知道伊集院對自己心意有多重的柳昭華,對於無法給他同等回報感到非常的愧疚……。


創作者介紹

方阿壬と壬歲的胡扯天堂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