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的柳昭華心情極度惡劣,打開家裡大門的他,照往例大聲的喊:「我回來了!」。
飯廳裡也傳來跟往常一樣的回覆:「快去洗澡!然後來吃飯,爸爸今天也回來了」。
「喔!」。柳昭華隨口應聲,將鞋子擺好後往浴室走去。

沖完澡順便拿藥箱把自己些微掛彩的臉整理一下,柳昭華往飯廳走去。
「爸!」。習慣的跟父親打招呼「今天怎麼沒去練劍啊。」
今天是星期四,以往的父親沒在伊集院家待到八點以後是不會回來的,今天怎麼會那麼早。
柳承恩拿起飯碗扒了兩口飯說:「因為我有事情要回來跟你講!對了!你的臉怎麼回事?」
「跟人家打架!」。柳昭華毫不在意的說出受傷的原因:「不是什麼大傷啦!重點是我贏了!」。
柳昭華的母親嘆了口氣罵道:「你啊!也反省一下吧,打架不是什麼光榮的事,小時候你明明是個很文靜的孩子啊」。
柳昭華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吼!不要唸了啦!媽!」
這時候柳承恩輕輕嗓子說:「咳!我有話要跟你說!小子。」
「喔!」。柳昭華看著老爸還是一邊扒著飯。
「我在公司上個禮拜得到了一個消息,台灣有個職缺是跟我現在的工作性質是一樣的」。
柳承恩說完這一句便停下來觀察兒子的反應。
柳昭華放慢扒飯的速度,腦袋思考他老爸這句話之後便問:「你的意思是說你有可能會被調回去囉?」。
「嗯……」。柳承恩點著頭:「我掉來日本也十年了,我很想回去生活看看,畢竟我身上留著台灣人的血啊!我想隨時吃鹽酥雞跟蚵仔麵線」。
「拔拔!我覺得你的目的是後面那樣吧」。柳家女主人毫不留情的攻擊自己的老公。
「哈哈!可是馬麻你也很想家吧!」。
「是沒錯!」。
夫妻兩人一搭一唱忘我的幾乎忘記他們的獨生子。
要回台灣啊!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他在日本習慣到忘記自己是台灣人的事實,有一天他是要回去的啊!而這個日子沒想到突然就來了。
柳昭華語氣平淡的問:「你決定了嗎?老爸」。
「啊!我是想問你啊……」。柳承恩思索著:「這件事要考慮的地方很多,不過我大致是決定了」。
「那居合道怎麼辦?你回台灣就沒辦法學了」。
「就算回去了每年還是有三到四次到日本出差的機會,我打算趁那時候進修,平常就自己練習就好啦!這不成問題」。
「是喔……」。柳昭華低下頭腦袋還是一片混亂,完全沒辦法思考。
【鈴~】
在一家人談話的時候,客廳的電話聲急促傳來。
「先暫停!我接一下電話」。柳昭華的母親站了來往客廳走去。
「先把飯吃完等一下再說吧」。柳承恩交代兒子道,自己也把剩餘的飯吃乾淨。
父子倆安靜的吃著飯,這時候女主人的腳步聲急促的傳來。
女主人一進飯廳,便氣急敗壞的對著柳昭華喊:「昭華!你老實講你跟悠是發生什麼事?」。
「啊?」。柳昭華皺起眉,不解的看著母親。
「發生什麼事?」。柳承恩疑惑的問。
「剛才伊集院太太打電話來,說悠啊滿身是血的回家,而且不發一語的往自己房間走,問他也不答話,最後他媽媽擔心的打開房門,結果發現那孩子倒在床上臉色蒼白的昏睡過去,她緊急叫了從以前就幫他們看病的醫生,現在經過包紮跟治療確定他沒事後,他媽媽才打電話來問昭華知不知道悠發生什麼事?」。
柳昭華的母親走到兒子身旁指著他:「說!是不是你把悠打成這樣的?你跟他打架對不對?」。
「哪有!」。柳昭華低下頭快速吃完自己的飯,接著匆忙的站起來說:「我回來再跟你們解釋!我要去悠那裡一趟」。說完就往門外衝去。
「我想他們兩個沒事的」。柳承恩摸著下巴看著老婆說「本來我還擔心他們最近反常的行為,你看昭華那種著急的模樣,看來是我想太多了」。

柳昭華用盡全身的力量快速的往伊集院家移動,如果剛才送悠回家,他一定不會搞成這樣子,為什麼他們兩個會搞成這樣?今天他就要問清楚,他為什麼突然討厭自己,從父親那邊聽到的消息,隨然還搞不清楚狀況,不過很有可能自己就要離開日本了,如果保持這種惡劣的關係回台灣,自己會恨死自己,他不想要有機會回日本的時候,跟悠卻像陌生人一樣。

兩三分鐘後就來到了伊集院家的庭院,他焦急的按著電鈴喊著:「晚安!我是昭華!拜託開門讓我進去」。
在伊集院家的人讓他進來之後,他便頭也不回的跑到伊集院的房間。
拉開傳統的日式拉門,氣喘噓噓的昭華發現伊集院悠還在睡覺,他跑到他的身邊盤腿坐了下來決定等他醒來。

當伊集院因為口渴而睜開眼睛的時候,他便發現身旁的柳昭華了。
柳昭華正啃著伊集院的母親幫他準備的仙貝,跟看著從他書架上拿下來的漫畫。
聽見伊集院發出的呢喃聲,他合起手上的書看著眼睛剛睜開的伊集院。
「醒了啊?」。柳昭華看著他。
「你為什麼在這邊!?」。伊集院坐了起來,感到頭痛的要死。
「阿姨放我進來的!」。柳昭華一副[怎麼樣?有種趕我啊]的囂張表情。
「你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嗎?」。柳昭華看著他用訓斥的口氣說:「你頭受傷然後失血過多昏迷了,就因為你打架!」。
「你來這邊幹什麼?」。伊集院摸著頭上的繃帶邊問。
柳昭華毫不遲疑的說:「我再也受不了了,所以想搞清楚為什麼你討厭我」。
「沒為什麼!你自己不也希望要有自己的空間,我們不該跟小孩一樣連整天在一起」。
「我只是認為我不能一直長不大依靠你,可是你就是一副厭惡我的樣子!我不想要這樣」。柳昭華把他撇過去的頭用雙手轉過來。
「伊集院悠!我今天聽我爸講,我們要回台灣了!我不想在我走之前失去你」。
柳昭華認真嚴肅的盯著他看「你是我來日本第一個朋友,也是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更是我最重要的親人,你懂不懂啊!?」。
聽到這邊的伊集院悠理性完全崩潰了,他克制不住心中那股惆悵,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情感,柳昭華的宣言讓他完全沒辦法在掩飾自己的心意。
「我不是你的朋友……昭華」。他苦悶的發出聲音。
眼睛充滿了異樣的水澤,柳昭華納悶的聽著他說。
「我背叛了你的感情!」。接著他雙手覆上捧住自己臉龐柳昭華的雙手「我用行動告訴你吧」。
伊集院用力一拉讓柳昭華倒在他身上,在他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伊集院緊框住他的身子,接著在他唇上印上一吻。
在他唇上只停留不到一秒鐘後,他馬上抬起頭,在兩人間拉出點距離說:「我喜歡你!」。
「欸!?」。
「不是那種朋友的喜歡,你懂嗎?我背叛了我們的友情」。伊集院露出苦笑,看著做出吃驚表情的柳昭華。
「其實我有看到長野在更衣室吻你」。
「欸?欸?你看到了」。
「嗯!從那天起我也才開始正視自己的心意」。伊集院嘆口氣說:「我那時候很生氣!當時我只把那種心情歸類在那是我對你的佔有慾在作祟,不過這些日子以來的發展,我不得不承認我的想法太天真,也太自欺欺人!」。
放開柳昭華讓他爬起來,伊集院低著頭將視線轉移。
「那是忌妒!我忌妒長野大貴,我想吻你、我想抱你,我甚至想跟你做愛!」。伊集院抱住自己的頭說:「我已經沒有資格當你的好朋友、好兄弟了,我骯髒的要命!」。
柳昭華雖然驚訝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看著伊集院痛苦的模樣,忍不住伸出手想要碰觸安慰他。
「對不起!請你回家吧……」。伊集院的話阻止了他的動作,低著頭雙手握拳的說:「在你身邊太痛苦了!對不起!昭華……我不能在你身邊了……」。
「我……」。柳昭華被突如其來的告白搞的腦子好亂,悠的吻跟大貴的不同,他覺的現在心跳的好快,可是又因為他的話而感到很難過。
「那我先回家了……」。不知所措的昭華也只能悶悶的這樣說。
起身再度走到門邊拉開門,兩個人都不發一語,柳昭華在拉上門的時候,才習慣性的說「打擾了!」。接著便頭也不回的離開。
確定他的腳步聲走遠了,伊集院才將身子放軟倒下。

昭華……
昭華……
昭華……

他的心中滿滿的都是這個名字。
如果剛才抱著他的時間可以繼續下去有多好……
可是一切都結束了,當自己無法克制自己的心情而坦白一切的時候就結束了。

好痛!真的好痛!痛的不是傷口,而是自己的心。


將手臂蓋在眼睛上,伊集院悠懷著苦澀的心情進入了夢鄉。

創作者介紹

方阿壬と壬歲的胡扯天堂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