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手的角度是四十五度!」
在社團活動時間,伊集院正努裡矯正學弟們的姿勢,居合道雖然原本是殺人的劍術,不過已經被大量科學武器取代的現代,也只能往修身養性的方向,技巧著重的方面由實用轉變強調美觀、氣質等等,因此每個動作細節都很重要,只要一個地方不對,一整個招式就幾乎報廢了,。
「午安!!」。柳昭華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推開日式拉門身旁跟的是長野大貴。
伊集院也不禁的轉頭看,正好柳昭華也往他的方探,兩個人的目光無意間的交會,在這一瞬間伊集院連忙撇過頭將視線放在別個地方,這個舉動讓柳昭華有點生氣,因為在他的眼裡,伊集院移開目光的神情似乎帶點不屑。
「柳、長野!你們今天練習初傳的月影跟追風各二十次,接著教新生吧」。背對著兩人,伊集院熟練的發號施令。
「喔!」。柳昭華有氣無力的回答,這時候長野大貴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別在意,接著便拉著他到道館的角落開始練習。
今天的氣氛依然不對勁,尤其是伊集院安靜的可怕,直到社團活動結束……。

正當時間走到五點半,練習的時間結束的時候,二年級的小林叫住了他們。
小林鼓起勇氣對著伊集院說:「社長!你晚上有事嗎?我有件事要拜託你」。
最近的伊集院學長很可怕害他都不敢開口,不過現在是最後的機會,再不說好不容易交的女朋友一定會跟自己分手的。
「什麼事?」。
小林連忙雙手合十低著頭說:「拜託你跟我去連誼吧!!」。
「連誼?」。伊集院疑惑的挑起眉看著他。
「社長還記的你跟我女朋友說過希望跟女同學聯誼吧?今天就是了,我女朋友說一定要抓你們去!拜託你了!社長」。
接著他又轉頭看向在一旁柳昭華跟長野大貴:「為了我的幸福也拜託你們了!」。
「我不行!我有習題要寫,大貴要教我,明天要考很重要的小考」。不爽剛才伊集院的藐視,柳昭華狠狠的甩過頭,然後用眼神暗示長野大貴配合。
長野大貴接到眼波訊號後,連忙搭著柳昭華的肩膀說:「對!對!對!今天再不把題目弄懂,昭華以後放學就要留在教室寫作業了」。
「是嗎?」。小林幾乎泛著淚光,連忙拉著伊集院「那麼伊集院學長,我只剩下你能救我了,真的拜託你了!」。
「我!?」。伊集院一臉無奈,去那邊感覺就是很麻煩,而且柳昭華的話讓他也很不爽,以前都是這小子纏著自己教他功課,現在卻換成別人了,心裡真的很不是滋味。
「正好啊!悠!你不是正好想交女朋友,可以去認識可愛的高中女生啊!」。
柳昭華酸溜溜的火上加油。
伊集院被這麼一激也不認輸的回嘴:「是啊!不用當保母真是太好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且也可以脫離奇怪的流言,小林!來的女孩子都很可愛吧?」。
「欸?」。小林只覺的氣氛有點詭異,不過聽不太出來其中的玄機,伊集院的回應讓他高興的連忙點頭:「當然囉!都是城西高中的上上之選」。
「好!我跟你去!!」。伊集院看著柳昭華賭氣的答應。
「啊!真是太好了!謝謝社長!!」。小林不停的用雙手膜拜他「那社長你先去換衣服吧,我把道場整理乾淨後馬上就可以走了」。
「嗯!」。伊集院撇過頭,故意無視柳昭華自顧往更衣室走去。
「可惡!」。柳昭華氣的直跳腳:「什麼態度嘛!!」。
「算了啦!」。長野大貴露出苦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走吧!我們也去逛逛再回家吧」。


伊集院跟著小林來到了鎮上最熱鬧的商店街,然後一群男男女女進到了學生們聊天的最佳場所—連鎖的西餐廳。
因為柳昭華跟長野大貴沒來的緣故,為了不讓場面難看,小林只好叫自己補習班的三個同學來撐場面,五男對五女開始今天的聯誼。
女生們一開始就將目標鎖定在伊集院,跟自己一樣是城西高中男同學,實在不受女生們青睞,畢竟在同一個學校新鮮感都沒有了,比起來私立的武藏野男子學園的學生,就讓女孩子們嚮往不已。
尤其眼前這個優等貨色,不但出身夢幻,臉蛋也是一流的,成績的偏差值是東京任何一個大學都任他選,怎麼不讓人流口水呢?
雖然女生們興致勃勃的話題都繞著伊集院轉,不過他本人對於此次的聚會是興趣缺缺,雖然嘴巴禮貌性的回答著她們的問題,不過心情卻是煩躁不堪!

好無聊!!

全程伊集院心中不停的燃起這個想法,不過還是讓他撐過去了,終於在送完女孩子們後,伊集院疲憊的跟小林告別,手上拿著應被強迫收下女孩們的聯絡電話,拿著書包往車站的方向走去。
由於正值寒冬,天色暗的特別快,而且也開始下起細細的雪花。
「好冷!!」。他打了個哆嗦。
在走回車站的路上他看到了垃圾桶,瞄了一下手上抄著電話的紙後,便走到垃圾桶旁要把垃圾清掉。
伊集院清楚的知道自己不可能打電話給她們的,將紙揉一揉毫不猶豫的塞進垃圾桶。
「喲!好奢侈的傢伙!!」。一個不懷好意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伊集院猛烈的一轉頭,便看到三個穿城西高中制服的學生對著他笑,這三個人是小林的補習班同學,一起來聯誼的那幾個。
「哼!女孩子的電話毫不猶豫的就丟掉,我們可是想要都要不到咧」。酸溜溜的口氣,讓伊集院知道來者不善。
他對著靠近自己的三個人皺起眉沉下聲問:「你們想幹什麼?」。
「當然是要揍你這個自以為帥的傢伙!不然還請你喝茶啊?少爺」。其中一個不客氣的從袋子中拿出短球棒。
三個人對於從頭到尾都被女生關注的伊集院很不滿,尤其伊集院對她們女生的態度又很敷衍,這讓沒女人緣的他們非常度爛。
「給你一點教訓!王子」。他們毫不手軟的攻擊伊集院。

接著伊集院被三個帶著武器高中生圍毆,如果身旁有個什麼可以揮舞的工具,伊集院就不會那麼慘,任他們打不用錢的,可是他們有三個人,只要其中一個抓住他,他就只能乖乖的被海扁連動都沒辦法動……。
好痛!可惡傢伙
他只能無奈的看著拳頭往自己肚子跟臉打,他已經痛到神經麻痺,到後面也沒感覺了。

「你們這些傢伙!!放開他!!」。這時候他聽到熟悉的聲音帶著怒氣傳來。
三個城西的學生停下了動作,看是誰出聲喊他們,被架住的伊集院也抬起頭看。
昭華……?

柳昭華把店家常放在後巷子的拖把拿了起來,接著把頭的部分用力的踩斷,一根現成的棒子就完成了,長野大貴也是跟著他這樣做,然後兩個人就往三個人的方向衝去。
【砰!】【磅!】【砰!】
陣陣的打架聲持續了幾分鐘,長野大貴本來就是劍道社的王牌,拿起武器打幾個混混是很簡單的,柳昭華也不差,最後三個城西高中的被打的落荒而逃,而兩人身上也掛了彩,不過比起伊集院身上的傷,還真的不算什麼。
抹掉鼻子流下來的些微血液,柳昭華試著把伊集院攙扶起來。
「悠!你還好吧」。
伊集院的嘴角淤青,頭上也開始流出汨汨的血液,他一隻手摀著傷口,試著吃力的站起來。
「沒事?」。他逞強的搖搖頭,接著自己一個人往車站方向走。
「你幹嘛啊?我送你回家」。看著伊集院遲緩不方便的行動,柳昭華馬上跟了上去。
揮開柳昭華的手,伊集院惡狠狠的說:「別管我!你們不是要研究功課,怎麼會到這裡來?約會嗎?那就快去別耽誤時間」。
柳昭華跟長野大貴在這裡跟伊集院遇上也不是說有多巧合,鎮上能逛的也就只有這個商店街了,他們也只好來這邊打發時間,正準備要回家的時候誰知道遇到伊集院剛好被圍毆。
被揮開的柳昭華極度不爽,他走上前用力擰住比自己高一個頭的伊集院;他的上衣,大聲的對他罵「任性也要有個限度!你到底對我有什麼不滿?」。
「沒有!你放開我」。伊集院撇過頭否認。
「真是夠了!看著我!給我說清楚!」。柳昭華把他的領子拉下來火爆的詢問。
兩個人近距離彼此凝視著對方的雙眸,伊集院突然有股衝動!嘴巴不自主微微的開口。
「我……」。
可是正當嘴無意識吐出字的時候,他的眼睛閃到雙手環著胸站在一旁的長野大貴!連忙又把話給吞回去。
「沒事!放開我!」。再度用力的把柳昭華的手撇開,伊集院加快腳步往車站的方向走去。
「悠!伊集院悠你這個混帳!」。柳昭華朝著他的背影大罵。
「嘖……我剛才還以為他會說呢!」。長野大貴野看著伊集院的背影喃喃自語說。
「呿!」。柳昭華不高興的罵了一聲,隨即又轉頭看像長野「你剛才在唸什麼?」。
「沒有!我只是想晚餐是不是要自己買……」。長也大貴露出笑容扯著謊話。
「我們回家吧!」。
「嗯!」。

創作者介紹

方阿壬と壬歲的胡扯天堂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