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天我印證了這句俗彥


文府國小的場地其實也挺可怕的!!


球彈上來打到我鼻子的瞬間我腦海閃過:「棍!又來了」


拔下眼鏡!低下頭蹲在地上,等著血自己流完.....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是來歸類一下

最常去的 是高雄版<==這邊查東西爆快的!!很方便

再來是棒球版<==這邊很多魔人 看推文覺得很好笑

八卦版<==這邊有很多八卦

阪神版<==關心一下林威助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約七十的主審大約愣了幾秒,隨即舉起紅色的旗子!
「贏了!」
柳昭華興奮的大吼!
伊集院贏了土方一支,可是這樣的評判馬上讓現場議論紛紛,而主審也遲遲沒有宣布最後的判決,讓兩個人也沒辦法下場。
主審跟身後的紀錄檯要來了麥克風,然後以蒼老的聲音緩緩的說明:「我先說這是場好比賽,你們兩個人讓我回到了年輕的時候,還是以武士之血為榮的時代,你們讓我這個對現在日本年輕人失望的老人,又燃起一股新的希望,我在你們身上知道日本的劍術會傳承下去。」
看著也跟自己一樣露出微笑的年輕人們,他又緩緩的說:「我個人認為伊集院贏在瀧落這一招,如果沒有這個招式,土方會是這次的贏家,比賽就是這麼回事,你們兩個其實都很優秀,土方!我期待你下次在扳回一成。」
「是!」土方精神奕奕的回答。
當主審裁判一說完,大家便開始為兩個年輕人鼓掌,在大家的鼓勵下兩個人下場了。
互相的看了對方一眼後,伊集院先伸出手說:「這次先承讓了!」
「沒想到你隱藏最後的大絕招啊!真是賊!」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的右手距離太窄了,這樣根本切不開對方的喉嚨」。伊集院把柳昭華的刀子位置調整好,接著站在旁邊看。
「這樣咧?」柳昭華再度揮了一下刀子。
「嗯!對!」伊集院點頭。
「背再挺直一點」。
兩個人在走廊上做著最後姿勢的調整,接連做了幾個動作後,伊集院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結束。
「剩下的只要保持平常心就行了」。伊集院雙手環著胸說:「你最大的問題就是心了」。
「果然!」。柳昭華嘆著氣:「其實我覺得我能熬過預賽已經是運氣好了!」。
「武道的基本條件是什麼?」。伊集院突然問他。
「心、技、體?」。柳昭華看著他回答:「幹嘛突然考我啊?」。
伊集院露出笑容說:「既然你都會回答了,那麼為什麼做不到?懷疑自己的實力,就是心不正!你第一個條件就達不到了」。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銳利的風切聲劃破寂靜,四段組的比賽跟前面低段組的就是不一樣,場上每個選手所散發的氣勢令人感到極大的壓迫感。
「第一二招是規定的八重垣、橫雲,接下來是自選的稻妻、浮雲還有瀧落」。柳承恩摸著下巴的鬍渣,觀察著正在比賽的伊集院。
切下、血振、殘心都做的很完美,不虧是名門之後,這是在場所有高段者內心一致的想法,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可以達到這種境界,真的是非常的令人羨慕加忌妒。
「接下來的是瀧落了」。柳承恩轉頭看著伊集院的老爸「還真令人期待啊,你要好好看清楚喔,他的瀧落是我教」。
正當認識伊集院的人都懷著不安期待他的瀧落時,伊集院卻讓他們嚇了一跳。
「等等!他不是做瀧落!」。柳承恩看他的坐姿驚訝的喊出聲,這小子緊張而搞錯方向了嗎??
「虎一足!!」。伊集院準人看了自己兒子的起身動作,馬上猜出他要做的招式,他到底在搞什麼?為什麼會突然改變自己一直堅持的招式?那麼之前跟自己鬧革命的意義是什麼?
這次比賽所發生的事件,讓他對自己的教育感到無比的灰心,他一直安分守己的獨子選在這一個大比賽的時候對他叛逆,他真搞不懂現在的孩子腦中在想什麼。

「真是漂亮的切下啊!!」。瞇起眼睛土方稱讚道「不過!那麼平凡的招式要贏本大爺挺難的,你的實力在這邊而已嗎?伊集院」。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會程序很順利的持續進行著,柳昭華別上號碼牌後也排隊準備出場。
「我的寶貝在第幾場地?」。
「我看看!第二!他在那邊」。
柳昭華的父母比手畫腳的觀察自己的兒子,這時候他們發現他兒子的老問題又出現了……。
「他看起來很緊張」。柳昭華的母親開始發現自己兒子的不對勁:「昭華一付隨時會昏倒的樣子」。
柳承恩嘆了口氣:「唉!!這小子怎麼依然沒什麼長進,我明明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子漢,為什麼他那麼膽小啊?昨天明明還氣勢磅礡的說要拿下名次,然後找悠說清楚的,這下子我看連第一場都有問題」。
「我們昭華是纖細好嗎?跟你這種粗魯人不相同」。柳家女主人給老公一個衛生眼接著又說「悠咧?這時候昭華最需要悠充滿愛的加油啊」。
「噗~!」。正在喝熱茶的伊集院準人,聽到她的話把嘴裡的茶水噴了出來「欣慧桑,你剛才說什麼?」。
「嗯?」。轉過頭看了伊集院準人疑惑驚訝的臉,欣慧用手碰了一下老公「你不是跟準人老師講過了?」。
「喔!嗯」。柳承恩對伊集院準人說「欣慧也知道孩子們的事了!」。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的休息區在哪裡?」。
「喂喂!報到是在另一邊啦」。
「領號碼牌了沒有?」。
在比賽的體育場上,明明才早上七點半鐘,就已經擠滿了要比賽的跟觀看加油的人群,這裡面當然也包括柳昭華的學校,跟伊集院家的道館。

「好多人……」。柳昭華的聲音悶悶低沉的傳來。
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比賽,之前雖然有陪過父親們出場過,不過當自己成為參賽者的時候,跟觀眾的感覺便是完全不一樣的,那麼大的陣仗看的他怕的要死,總覺得肚子好痛,心臟快從身體裡跳出來。
伊集院沒有特別的說什麼,指著貼在會場正前方大型的比賽分組表說:「你們二段組的比賽號碼出來了,去看一下吧」。
「隨便……」。柳昭華臉色蒼白的應了這句話。
「長野!你的號碼牌我順便幫你領,你帶其他人回休息區,然後帶野方去看他們初段組的賽程」。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縣內居合道大會的日子越來越近,很多行政工作也跟著在進行,這天學校跟伊集院家的道場就收到大會的秩序冊。
收到比賽訊息的伊集院把比賽的順序貼到學校道場的公佈欄上,這時候每個社員包括柳昭華都擠到前面觀看。
「我們初段組的人好多!」。
「好像都很強欸!!有的年紀比我爸還老欸」。一陣陣的討論聲此起彼落的。
「嗯……除了大貴都不認識……」。柳昭華搔著下巴看著對戰組合表說。
「大貴!」。
「嗯?」。長野大貴站在另一邊也看著名單「我在B組!看來決賽才遇的到了」。他對昭華露出自信的微笑。
上次的事件結束後,隔天長野大貴也是一臉沒事的樣子跟柳昭華打招呼,不過不同的是,他不再跟柳昭華一起練習,每次社團大家共同的練習結束後,就背著刀子走人。
「你還真有自信啊!」。柳昭華搖搖頭接著看到四段組,瞄了一眼後馬上驚訝的叫著「悠!還有人跟你一樣十八歲就拿四段的啊!」。
「多摩區的土方駿藏?十八歲!天然理心流四段,這個人的爸爸是新選組迷喔?他名字的發音還跟土方歲三一樣欸」。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百五十號!無雙直傳英信流」。
在清晨學校的道場上,柳昭華一個人在裡頭模擬著比賽時的情形。
他現在每天都跟伊集院一起上下學,不同的是兩個人不再有任何的互動,只是各走各的路,一路沉默到學校後,兩個人又不發一語的分頭回自己的教室,這種氣氛很痛苦,伊集院堅持不跟他有任何的接觸,柳昭華卻又肯不放棄,兩個人的心都很亂很煩躁,可是卻又放不下對方。
今天他在伊集院家等了很久,伊集院悠一直沒有出來,因為快遲到了他只好一個人先走,柳昭華感到很難過,沒想到他躲自己躲到這種地步。
至於搬家的事父親沒有再提過,不過看著他更加忙碌,而且一些充滿中文的文件在家中累積,自己明白的知道在日本的時間越來越少,可是現在不管如何他要拼過這次的大賽再說。
「該死的!」。因為招式出錯柳昭華滿頭大汗的咒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努力練習的時候還是會滴下汗水。
「為什麼我就沒辦法做到!」。柳昭華將刀子插回腰間洩氣的搥著地板咆哮。
「昭華!你自己一個人躲在這邊偷練啊!」。熟悉的聲音傳到耳邊。
「大貴!」。昭華坐在地上無奈的看著來者。
背著刀子的長野大貴走進道場說:「沒想到你已經先來一步了,我本來還想秘密特訓咧」。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不要抽那麼多煙」。
在被打開門透氣的走廊上,伊集院家的主人,正把他徒弟手上的煙抽走。
「嘖!我又不是毛沒長齊的小鬼」。柳承恩搔搔自己的頭抱怨道「現在是休息時間欸!老師」。
把煙弄熄後伊集院準人跟著他坐下來問:「你一個人坐在這邊幹嘛?」。。
「喔!想小孩子的事啊!」。他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孩子們也都長大了呢!」。
「什麼?」。偏著頭伊集院準人不解的看著他。
柳承恩摸著自己下巴悠閒的說「悠跟昭華告白了!」。
「什麼!?」。伊集院準人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人。
「我說啊!你家的悠喜歡我家的昭華,告白還順便強吻他,還是說先強吻才告白呢?」。他偏頭不正經的說著。
「喂!你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伊集院準人不高興的回。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為什麼悠會……

柳昭華悶悶的往家的方向走,回到家後也不理會父母的呼喚,自顧自的走上二樓自己的房間把門關上。

「你不是說他們兩個沒有事?你看!」。柳昭華的母親用手肘頂了頂自己老公。
「嗯!看來是真的發生什麼了……」。柳承恩摸著下巴思考著一下後,拍拍妻子的肩膀說:「我這個做爸的上去跟他談談心好了」。
「嗯!下來跟我報告情況喔,我先去收拾碗盤」。嘆了口氣也只能讓這一老一少去解決男人的問題了。

悠喜歡我?為什麼……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家的柳昭華心情極度惡劣,打開家裡大門的他,照往例大聲的喊:「我回來了!」。
飯廳裡也傳來跟往常一樣的回覆:「快去洗澡!然後來吃飯,爸爸今天也回來了」。
「喔!」。柳昭華隨口應聲,將鞋子擺好後往浴室走去。

沖完澡順便拿藥箱把自己些微掛彩的臉整理一下,柳昭華往飯廳走去。
「爸!」。習慣的跟父親打招呼「今天怎麼沒去練劍啊。」
今天是星期四,以往的父親沒在伊集院家待到八點以後是不會回來的,今天怎麼會那麼早。
柳承恩拿起飯碗扒了兩口飯說:「因為我有事情要回來跟你講!對了!你的臉怎麼回事?」
「跟人家打架!」。柳昭華毫不在意的說出受傷的原因:「不是什麼大傷啦!重點是我贏了!」。
柳昭華的母親嘆了口氣罵道:「你啊!也反省一下吧,打架不是什麼光榮的事,小時候你明明是個很文靜的孩子啊」。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邊手的角度是四十五度!」
在社團活動時間,伊集院正努裡矯正學弟們的姿勢,居合道雖然原本是殺人的劍術,不過已經被大量科學武器取代的現代,也只能往修身養性的方向,技巧著重的方面由實用轉變強調美觀、氣質等等,因此每個動作細節都很重要,只要一個地方不對,一整個招式就幾乎報廢了,。
「午安!!」。柳昭華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推開日式拉門身旁跟的是長野大貴。
伊集院也不禁的轉頭看,正好柳昭華也往他的方探,兩個人的目光無意間的交會,在這一瞬間伊集院連忙撇過頭將視線放在別個地方,這個舉動讓柳昭華有點生氣,因為在他的眼裡,伊集院移開目光的神情似乎帶點不屑。
「柳、長野!你們今天練習初傳的月影跟追風各二十次,接著教新生吧」。背對著兩人,伊集院熟練的發號施令。
「喔!」。柳昭華有氣無力的回答,這時候長野大貴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別在意,接著便拉著他到道館的角落開始練習。
今天的氣氛依然不對勁,尤其是伊集院安靜的可怕,直到社團活動結束……。

正當時間走到五點半,練習的時間結束的時候,二年級的小林叫住了他們。
小林鼓起勇氣對著伊集院說:「社長!你晚上有事嗎?我有件事要拜託你」。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滾回去!你身上臭死了」。
「我爸爸說啊,台灣人跟中國人來日本都來做壞事的」。
「你知道笨蛋怎麼說嗎?」。
覆著銀白色白雪的操場上,一群男孩子正在學校操場上包圍著坐在操場椅子上的小男生。
被包圍的孩子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聽著他們惡毒的話語。
他聽的懂大部分的話,可是卻還不太會表達,而且對方人多勢眾你一言我一句的嘲諷著,讓他覺得很恐怖,上了小學之後每天上學都很痛苦,爸爸把他轉學到這邊來後,問題還是沒有改善。
「又在哭了!嗚嗚嗚!你是女生喔?愛哭鬼」。
「他沒有小鳥啦!哈哈哈」。
持續著令人恐懼的騷擾,這時候有另外一群小男生走了過來。
「走開!」。站在中間帶頭的男生,對著理平頭的小胖子嚴肅的說「不要讓我再看到你欺負他,不然就換我們教訓你」。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伊集院悠臉色蒼白的躲到了社辦,他坐在椅子上面色凝重的想著剛才撞見的畫面……。
今天放學昭華沒有去找他,所以自己去他們班上找人,他的同學卻說他已經來社團了,當他正納悶什麼今天昭華沒有等他的時候,來到道場便聽到更衣室傳來他的聲音,自己剛想要進來的時候,便看到長野親吻著他,而昭華也沒有反抗的讓他親吻著,看到這幕的他心中湧起不愉快的感覺,他迅速的離開現場,躲到了社團辦公室中,試圖讓自己冷靜。
這是怎麼回事?昭華什麼時候跟長野的關係變成這樣,這兩天他行徑古怪的原因到底是什麼?伊集院悠的心中燃起了無名火……。

結果當他冷靜下來換好衣服出現在道場的時候,社員們已經都開始在練習了,昭華看到他出現,走到他身邊關心的問「悠!你怎麼了?今天好晚,我今天比較早下課就先……」。
伊集院舉起手阻止他解釋「我知道你先來了,那個剛才我在社辦處理點事情」。接著沒表情對他繼續說:「你快回去帶初學的做拔收刀」。
「喔!你真的沒事嗎?臉色不是很好」。柳昭華依然問著。
「嗯!沒事」。對他點點頭後,伊集院便走到另外一邊指導著一年級。
心情莫名煩躁的伊集院,指導學弟們的時候他們依然犯著老毛病,以前他都會耐心的提醒他們,可是今天他卻越看越火大。
「你們是怎麼回事,光是個前斬就斬不好,昨天昇過初段心態就懶散了?」。聲音難得嚴肅起來,學弟們緊張的看著他。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昭華。」
收拾好東西失落坐在階梯上的柳昭華,身後響起熟悉的聲音,伊集院從會場走出來,拍拍他的肩膀露出笑容說:「恭喜你昇上二段!」。
「嗯!」。昭華對他擠出笑容。
「怎麼了?」。看著感覺完全沒有喜悅的柳昭華,伊集院悠納悶的看著他「因為等我太久在不高興嗎?抱歉!抱歉!剛才遇到認識的人……」。
「沒有!我是等太久頭有點恍惚」。阻止他說下去柳昭華站了起來搖搖頭「我昇過二段了!你要幫我慶祝喔!」。用手肘頂頂他的胸口,他又回復原本的樣子「請我去你家吃燒肉!燒肉!」。
「你怎麼知道我家今天吃燒肉!?」。伊集院故意露出驚訝的眼神。
「還真的吃燒肉啊!」。柳昭華抓著他的手臂驚訝的叫:「那我一定要去吃,等等我打電話跟我媽說我不回去吃了!」。
「好啦!好啦!」。伊集院攬著他肩膀「我委屈點分你點肉」。
兩個人唧唧喳喳的邊開玩笑邊往校門走。
走到校門的時候,遇到了同社團的人正騎著腳踏車也往門口去「喲!社長、柳!要回去啦,拜拜!」。對方很有禮貌的打招呼,後面還戴了一個女孩子,也跟她們點點頭。。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はるか~!悠~!」在古老卻又寬闊的日式住宅前,一個身穿日本傳統高中制式制服的少年,正對著宅底裡大喊,他對裡面喊了兩聲後,隨即聽到了大型犬的叫聲,這時候他就停止叫喊站在門口。
【吱—】。笨重的大門被往裡拉開,首先竄出來的是一隻大型的日本秋田犬,牠跑到少年的旁邊仰起頭對他搖起尾巴。
「早啊!白(ハク)」。少年摸著到自己腰部大狗的頭,接著便看到等的人出來了。
「白!進去了!晚上再帶你去散步」。一個略為低沉的聲音傳出來,大狗耳朵動了一下便又往大門裡鑽回去。
一個身材高佻的青年穿著跟少年一樣的制服,肩上也跟著少年一樣背著長條的物體,從裡面走出把門關好後,對著少年露出笑容說「今天怎麼那麼早?昭華!你很緊張喔?」。
「當然!今天要昇段審查哎!我又不像悠你那麼厲害,你今天要幫我熱身,反正今天你不用昇段」。仰起臉,叫昭華的少年認真的看著他。
「你國中才開始練居合,五年的時間可以考二段已經很厲害囉。」悠露出跟往常一樣的笑容對他說。
昭華扁起嘴對他說「你這個四段的對我說這種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看著昭華有趣的臉,他忍不住笑出聲音:「哈哈!說實話你可以忍受那麼無聊的練習,持續學下去我已經很佩服了」。悠把手框住他的肩膀繼續說道「這種無聊的武術不少人可是撐不下去喔」。
「我認識你的時候你就已經在人群前演武了!」。昭華不以為然的說「你那時候還是個小孩子咧,而且你練習的刀子是真刀哎!我連拿都不敢拿」。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註:
一、[居合道]
指的是一種用日本刀學習攻擊人的方法,在日本有各種流派,學習的方式是以假想敵人和各種對戰狀況,而揮舞日本刀學習招式,是種自我修行的武術,並沒有互相對打(用刀子太危險!)
段數以初段~十段計算,段數越高代表程度越好,目前十段多以追封的方式紀念高段老師(就是死掉了才可以拿十段)不過目前仍有各位數在世的十段老師(都超過七十五歲)
一、[居合刀]
用的並不是鋼鐵所以不能開鋒,因此不會有割到手或傷到人的顧慮,是專門用來學習居合道用的,不過由於要擬真,很多做刀鋒做的很薄,如果速度、力量、切割的方向正確,也是可以像真刀一樣鋒利傷人,所以練習的時候也是必須很認真。
一、[日本刀真劍]
指的是開鋒的日本武士刀,武士刀非常的鋒利,高段者為了更加的使自己保持著緊戒心,會使用開鋒的刀子,開鋒的真劍又分機械做的跟手工做的,手工做的刀價值很高,如果是有名的刀匠價格更是驚人,可能還必須跟刀匠預約,有些老師則是偏好古刀,有的古刀更是真的斬殺過人,每個練習居合的人,都是以可以拿開鋒的真劍為目標。
一、[劍道]
是一種拿著竹刀,穿起防具互相攻擊的武術,目前劍道並沒有顯著的流派之分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人總是會隨著時間而遺忘呢?不管是對人、還是對事物。


曾經很愛很執著的感情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殆盡,這是為什麼呢?



 

 

大雨淅瀝嘩啦的狂下著,拍打著地面上所有的一切,我坐在公車裡,望著外面的景物發呆。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