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為什麼悠會……

柳昭華悶悶的往家的方向走,回到家後也不理會父母的呼喚,自顧自的走上二樓自己的房間把門關上。

「你不是說他們兩個沒有事?你看!」。柳昭華的母親用手肘頂了頂自己老公。
「嗯!看來是真的發生什麼了……」。柳承恩摸著下巴思考著一下後,拍拍妻子的肩膀說:「我這個做爸的上去跟他談談心好了」。
「嗯!下來跟我報告情況喔,我先去收拾碗盤」。嘆了口氣也只能讓這一老一少去解決男人的問題了。

悠喜歡我?為什麼……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家的柳昭華心情極度惡劣,打開家裡大門的他,照往例大聲的喊:「我回來了!」。
飯廳裡也傳來跟往常一樣的回覆:「快去洗澡!然後來吃飯,爸爸今天也回來了」。
「喔!」。柳昭華隨口應聲,將鞋子擺好後往浴室走去。

沖完澡順便拿藥箱把自己些微掛彩的臉整理一下,柳昭華往飯廳走去。
「爸!」。習慣的跟父親打招呼「今天怎麼沒去練劍啊。」
今天是星期四,以往的父親沒在伊集院家待到八點以後是不會回來的,今天怎麼會那麼早。
柳承恩拿起飯碗扒了兩口飯說:「因為我有事情要回來跟你講!對了!你的臉怎麼回事?」
「跟人家打架!」。柳昭華毫不在意的說出受傷的原因:「不是什麼大傷啦!重點是我贏了!」。
柳昭華的母親嘆了口氣罵道:「你啊!也反省一下吧,打架不是什麼光榮的事,小時候你明明是個很文靜的孩子啊」。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邊手的角度是四十五度!」
在社團活動時間,伊集院正努裡矯正學弟們的姿勢,居合道雖然原本是殺人的劍術,不過已經被大量科學武器取代的現代,也只能往修身養性的方向,技巧著重的方面由實用轉變強調美觀、氣質等等,因此每個動作細節都很重要,只要一個地方不對,一整個招式就幾乎報廢了,。
「午安!!」。柳昭華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進來,推開日式拉門身旁跟的是長野大貴。
伊集院也不禁的轉頭看,正好柳昭華也往他的方探,兩個人的目光無意間的交會,在這一瞬間伊集院連忙撇過頭將視線放在別個地方,這個舉動讓柳昭華有點生氣,因為在他的眼裡,伊集院移開目光的神情似乎帶點不屑。
「柳、長野!你們今天練習初傳的月影跟追風各二十次,接著教新生吧」。背對著兩人,伊集院熟練的發號施令。
「喔!」。柳昭華有氣無力的回答,這時候長野大貴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別在意,接著便拉著他到道館的角落開始練習。
今天的氣氛依然不對勁,尤其是伊集院安靜的可怕,直到社團活動結束……。

正當時間走到五點半,練習的時間結束的時候,二年級的小林叫住了他們。
小林鼓起勇氣對著伊集院說:「社長!你晚上有事嗎?我有件事要拜託你」。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滾回去!你身上臭死了」。
「我爸爸說啊,台灣人跟中國人來日本都來做壞事的」。
「你知道笨蛋怎麼說嗎?」。
覆著銀白色白雪的操場上,一群男孩子正在學校操場上包圍著坐在操場椅子上的小男生。
被包圍的孩子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聽著他們惡毒的話語。
他聽的懂大部分的話,可是卻還不太會表達,而且對方人多勢眾你一言我一句的嘲諷著,讓他覺得很恐怖,上了小學之後每天上學都很痛苦,爸爸把他轉學到這邊來後,問題還是沒有改善。
「又在哭了!嗚嗚嗚!你是女生喔?愛哭鬼」。
「他沒有小鳥啦!哈哈哈」。
持續著令人恐懼的騷擾,這時候有另外一群小男生走了過來。
「走開!」。站在中間帶頭的男生,對著理平頭的小胖子嚴肅的說「不要讓我再看到你欺負他,不然就換我們教訓你」。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伊集院悠臉色蒼白的躲到了社辦,他坐在椅子上面色凝重的想著剛才撞見的畫面……。
今天放學昭華沒有去找他,所以自己去他們班上找人,他的同學卻說他已經來社團了,當他正納悶什麼今天昭華沒有等他的時候,來到道場便聽到更衣室傳來他的聲音,自己剛想要進來的時候,便看到長野親吻著他,而昭華也沒有反抗的讓他親吻著,看到這幕的他心中湧起不愉快的感覺,他迅速的離開現場,躲到了社團辦公室中,試圖讓自己冷靜。
這是怎麼回事?昭華什麼時候跟長野的關係變成這樣,這兩天他行徑古怪的原因到底是什麼?伊集院悠的心中燃起了無名火……。

結果當他冷靜下來換好衣服出現在道場的時候,社員們已經都開始在練習了,昭華看到他出現,走到他身邊關心的問「悠!你怎麼了?今天好晚,我今天比較早下課就先……」。
伊集院舉起手阻止他解釋「我知道你先來了,那個剛才我在社辦處理點事情」。接著沒表情對他繼續說:「你快回去帶初學的做拔收刀」。
「喔!你真的沒事嗎?臉色不是很好」。柳昭華依然問著。
「嗯!沒事」。對他點點頭後,伊集院便走到另外一邊指導著一年級。
心情莫名煩躁的伊集院,指導學弟們的時候他們依然犯著老毛病,以前他都會耐心的提醒他們,可是今天他卻越看越火大。
「你們是怎麼回事,光是個前斬就斬不好,昨天昇過初段心態就懶散了?」。聲音難得嚴肅起來,學弟們緊張的看著他。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昭華。」
收拾好東西失落坐在階梯上的柳昭華,身後響起熟悉的聲音,伊集院從會場走出來,拍拍他的肩膀露出笑容說:「恭喜你昇上二段!」。
「嗯!」。昭華對他擠出笑容。
「怎麼了?」。看著感覺完全沒有喜悅的柳昭華,伊集院悠納悶的看著他「因為等我太久在不高興嗎?抱歉!抱歉!剛才遇到認識的人……」。
「沒有!我是等太久頭有點恍惚」。阻止他說下去柳昭華站了起來搖搖頭「我昇過二段了!你要幫我慶祝喔!」。用手肘頂頂他的胸口,他又回復原本的樣子「請我去你家吃燒肉!燒肉!」。
「你怎麼知道我家今天吃燒肉!?」。伊集院故意露出驚訝的眼神。
「還真的吃燒肉啊!」。柳昭華抓著他的手臂驚訝的叫:「那我一定要去吃,等等我打電話跟我媽說我不回去吃了!」。
「好啦!好啦!」。伊集院攬著他肩膀「我委屈點分你點肉」。
兩個人唧唧喳喳的邊開玩笑邊往校門走。
走到校門的時候,遇到了同社團的人正騎著腳踏車也往門口去「喲!社長、柳!要回去啦,拜拜!」。對方很有禮貌的打招呼,後面還戴了一個女孩子,也跟她們點點頭。。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はるか~!悠~!」在古老卻又寬闊的日式住宅前,一個身穿日本傳統高中制式制服的少年,正對著宅底裡大喊,他對裡面喊了兩聲後,隨即聽到了大型犬的叫聲,這時候他就停止叫喊站在門口。
【吱—】。笨重的大門被往裡拉開,首先竄出來的是一隻大型的日本秋田犬,牠跑到少年的旁邊仰起頭對他搖起尾巴。
「早啊!白(ハク)」。少年摸著到自己腰部大狗的頭,接著便看到等的人出來了。
「白!進去了!晚上再帶你去散步」。一個略為低沉的聲音傳出來,大狗耳朵動了一下便又往大門裡鑽回去。
一個身材高佻的青年穿著跟少年一樣的制服,肩上也跟著少年一樣背著長條的物體,從裡面走出把門關好後,對著少年露出笑容說「今天怎麼那麼早?昭華!你很緊張喔?」。
「當然!今天要昇段審查哎!我又不像悠你那麼厲害,你今天要幫我熱身,反正今天你不用昇段」。仰起臉,叫昭華的少年認真的看著他。
「你國中才開始練居合,五年的時間可以考二段已經很厲害囉。」悠露出跟往常一樣的笑容對他說。
昭華扁起嘴對他說「你這個四段的對我說這種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看著昭華有趣的臉,他忍不住笑出聲音:「哈哈!說實話你可以忍受那麼無聊的練習,持續學下去我已經很佩服了」。悠把手框住他的肩膀繼續說道「這種無聊的武術不少人可是撐不下去喔」。
「我認識你的時候你就已經在人群前演武了!」。昭華不以為然的說「你那時候還是個小孩子咧,而且你練習的刀子是真刀哎!我連拿都不敢拿」。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註:
一、[居合道]
指的是一種用日本刀學習攻擊人的方法,在日本有各種流派,學習的方式是以假想敵人和各種對戰狀況,而揮舞日本刀學習招式,是種自我修行的武術,並沒有互相對打(用刀子太危險!)
段數以初段~十段計算,段數越高代表程度越好,目前十段多以追封的方式紀念高段老師(就是死掉了才可以拿十段)不過目前仍有各位數在世的十段老師(都超過七十五歲)
一、[居合刀]
用的並不是鋼鐵所以不能開鋒,因此不會有割到手或傷到人的顧慮,是專門用來學習居合道用的,不過由於要擬真,很多做刀鋒做的很薄,如果速度、力量、切割的方向正確,也是可以像真刀一樣鋒利傷人,所以練習的時候也是必須很認真。
一、[日本刀真劍]
指的是開鋒的日本武士刀,武士刀非常的鋒利,高段者為了更加的使自己保持著緊戒心,會使用開鋒的刀子,開鋒的真劍又分機械做的跟手工做的,手工做的刀價值很高,如果是有名的刀匠價格更是驚人,可能還必須跟刀匠預約,有些老師則是偏好古刀,有的古刀更是真的斬殺過人,每個練習居合的人,都是以可以拿開鋒的真劍為目標。
一、[劍道]
是一種拿著竹刀,穿起防具互相攻擊的武術,目前劍道並沒有顯著的流派之分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人總是會隨著時間而遺忘呢?不管是對人、還是對事物。


曾經很愛很執著的感情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殆盡,這是為什麼呢?



 

 

大雨淅瀝嘩啦的狂下著,拍打著地面上所有的一切,我坐在公車裡,望著外面的景物發呆。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