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說也可以扯到政治

 

我裡面一句「出國喔!」

 

這樣就有政治魔人跳出來說我沒有常識啥小的

 

幹你娘咧!

 

老子去香港比賽也是要帶護照辦簽證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星期第一次看敗犬女王

 

雖然它很紅

 

我大概知道這是姐弟戀的故事

 

可是我看的這集剛好北極熊學長出現

 

小雙哭的傷心的咧~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書上星期出了.......

從怪盜紅大師那邊得知情報說

書會睌一點收到....

可是已經一個禮拜了~我都沒收到!

我超期待看可愛封面的,雖然有人跟我說李昱感覺很娘

可是我覺得李昱變的有氣質耶!

好想自己去書局買喔~

可是我又想到之前琴音的事件就有點怕

之前琴音出的時候我在日本

我朋友說有兩箱的書寄去他家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兩天收到了一些朋友對新書的關心

我先澄清一下!書名是我自己想的....(所以才那麼爛!)

見財一發這個名字的由來~我也還原一下好了

當時在日本的我因為在鄉下沒有網路,只能一個禮拜去都市的的網咖上網一次

所以我一下班回到家就趴拉啪拉的狂寫文章

寫完以後我才想到沒有想書名

我是個很不會取書名的人,這個工作真的很難

就像我現在寫網誌也不會取題目一樣

後來我就利用我上網的時間用MSN求救!

我的好兄弟地哥是個跟我一樣很宅的宅男(他的心中只有大奶羅莉跟H GAME)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收到出版社消息三月要出書了

今天上網查了一下,已經有封面了耶!!

  

而且Q超可愛的啦!!忍者好酷!!李昱也太帥了吧!還金毛咧~XD

喜喜果大師畫的圖都很讚,配我的搞笑書有點浪費了

簡介寫的很像書很好看的樣子,要是不好看怎麼辦啊?

真希望大家能捧捧場!

 

 

等書出了我再跟牙木講(一直都不好意思跟他說我有投架空....)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回鄉下的途中,我弟跟我聊起了他女朋友

 

大致上都是在說她的壞話,我弟一直說她怎樣怎樣的....

 

然後他說:「哼!她就是知道我有一個弱點,每次使出那招我就輸了。」

 

「啥?」

 

「就是她知道我喜歡小孩子啊!」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目前我只有在某地貼情色文....

(沒辦法....鮮網貼這個會被刪...而且我覺得口味太重不適合小朋友)

 

 

還有寫些新小說的續篇

 

目前見財一發確定過稿了,出的日子我還不知道

 

我加了整整六萬字進去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依然是炎熱的好天氣,陽光很耀眼的從窗戶射進房裡,愛德華躺在床上被刺眼的陽光給喚醒,他緩緩的睜開眼睛,金色的眸子迷迷糊糊的掃射房裡的一切。

阿爾的床跟被子已經整理的很乾淨,代表他已經起床了,即使阿爾不會感到疲憊,不過晚上他還是會隨著愛德華躺在床上休息。

愛德華打了一個哈欠從床上坐了起來,原本赤裸著上身的他,走下床把衣服一件件的穿好,散落的金髮也整齊的綁起來,愛德華看著鏡子中好不容易整齊的自己,喃喃的抱怨道:「可惡的羅伊!在我身上留下那麼多痕跡有夠丟臉的。」雖然為了隱藏機械鎧自己都會穿著長袖外套,可是身上那麼多的小紅點,現在連在阿爾面前都沒辦法穿著背心了。

阿爾一定會發現……愛德華邊不安的想邊把領子拉好,最後確定自己終於沒有任何的拉塌樣,才打開房門往樓下覓食。

對愛德華來說填飽肚子是很重要的!雖然他對於一大早弟弟跟昨天躺在自己身旁的男人都不在這件事感到有點奇怪,不過任何事都沒有比吃飯重要!!他決定吃完飯再想其他事……。

 

一走下樓飯廳上已經很熱鬧了,有著不少來用餐的旅人,原本想找個位置坐的愛德華,卻被另一頭吵鬧的聲響吸引,他轉頭一看便看到等一下吃完飯要找的人。

穿著便服的羅伊跟阿爾兩個人在四方桌面對面的坐著,周圍卻圍著三個女人,譏譏喳喳的製造高分貝的噪音,可是羅伊看起來一臉愉快的邊吃餐點邊跟她們談話,連阿爾也是搔著頭一付不好意思的樣子,看來也是很融入其中。

「哎呀!你好風趣喔。」一個女的對著羅伊笑著。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中央全國最大的軍部中,充滿了身穿藍色制服的軍人們,軍部裡的每個人幾乎都身負重任,各各都是全國派調的精英,因為這裡是有大總統坐鎮的總部,每個人都繃緊神經的在忙碌的工作,包括直接被指名調派至中央的東方司令部的大佐羅伊馬斯坦古……

「唔!真是累人。」原本埋首在眾多公文中的羅伊,突然仰起頭將視線環繞室內一周「霍克愛呢?」

「中尉去拿另一批我們負責的文件,還有順便餵黑色疾風號。」菲力上士拿著一疊厚重的文件,按照日期重重的放在羅伊面前「上校!這一些也請你簽名。」

「呿!真煩。」羅伊看著增加的文件,不悅的皺起眉毛「哈博克!趁霍克愛不在,你有沒有什麼有趣屬於男人的話題可以講?」

「話題喔?」原本也在寫著公文的約翰·‧哈博克少尉聽到上司的呼喚,停下手邊的工作開始認真的想「沒有!」他腦袋現在除了公文轉不出任何的事情。

「隨便什麼都好啦!」羅伊不耐煩的瞪著下屬。

看著因為煩躁而開始有火氣的上司,哈博克搔搔頭說:「那個……愛力克兄弟昨天來中央軍部報到了,好像來申請研究經費,我在整理名單的時候,有看到愛德華的簽名。」

「喂!喂!這算哪們子男性話題?」一直在聽著他們對話的海曼斯普雷達將頭探出來疑惑的看著哈博克,可是哈博克卻用腦袋暗示著普雷達看向羅伊的方向,結果卻發現羅伊似乎平靜下來。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我辦公桌的照片,我開始新工作了!

每天的行程就是:

到公司==>吃午餐==>打屁==>整理一樓店面==>吃點心==>弄手套(打屁)==>吃晚餐==>做圖、網站==>下班==>吃宵夜

每天在公司的時間大約12小時

應該十點下班的,可是回到家都兩點了

可是還滿爽的(雖然肚子開始變大了)

反正我被棒球包圍感覺就是很爽

不過唯一的壞處就是自己的時間很少

所以我把小說帶去公司寫......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天我印證了這句俗彥


文府國小的場地其實也挺可怕的!!


球彈上來打到我鼻子的瞬間我腦海閃過:「棍!又來了」


拔下眼鏡!低下頭蹲在地上,等著血自己流完.....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是來歸類一下

最常去的 是高雄版<==這邊查東西爆快的!!很方便

再來是棒球版<==這邊很多魔人 看推文覺得很好笑

八卦版<==這邊有很多八卦

阪神版<==關心一下林威助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約七十的主審大約愣了幾秒,隨即舉起紅色的旗子!
「贏了!」
柳昭華興奮的大吼!
伊集院贏了土方一支,可是這樣的評判馬上讓現場議論紛紛,而主審也遲遲沒有宣布最後的判決,讓兩個人也沒辦法下場。
主審跟身後的紀錄檯要來了麥克風,然後以蒼老的聲音緩緩的說明:「我先說這是場好比賽,你們兩個人讓我回到了年輕的時候,還是以武士之血為榮的時代,你們讓我這個對現在日本年輕人失望的老人,又燃起一股新的希望,我在你們身上知道日本的劍術會傳承下去。」
看著也跟自己一樣露出微笑的年輕人們,他又緩緩的說:「我個人認為伊集院贏在瀧落這一招,如果沒有這個招式,土方會是這次的贏家,比賽就是這麼回事,你們兩個其實都很優秀,土方!我期待你下次在扳回一成。」
「是!」土方精神奕奕的回答。
當主審裁判一說完,大家便開始為兩個年輕人鼓掌,在大家的鼓勵下兩個人下場了。
互相的看了對方一眼後,伊集院先伸出手說:「這次先承讓了!」
「沒想到你隱藏最後的大絕招啊!真是賊!」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的右手距離太窄了,這樣根本切不開對方的喉嚨」。伊集院把柳昭華的刀子位置調整好,接著站在旁邊看。
「這樣咧?」柳昭華再度揮了一下刀子。
「嗯!對!」伊集院點頭。
「背再挺直一點」。
兩個人在走廊上做著最後姿勢的調整,接連做了幾個動作後,伊集院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結束。
「剩下的只要保持平常心就行了」。伊集院雙手環著胸說:「你最大的問題就是心了」。
「果然!」。柳昭華嘆著氣:「其實我覺得我能熬過預賽已經是運氣好了!」。
「武道的基本條件是什麼?」。伊集院突然問他。
「心、技、體?」。柳昭華看著他回答:「幹嘛突然考我啊?」。
伊集院露出笑容說:「既然你都會回答了,那麼為什麼做不到?懷疑自己的實力,就是心不正!你第一個條件就達不到了」。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銳利的風切聲劃破寂靜,四段組的比賽跟前面低段組的就是不一樣,場上每個選手所散發的氣勢令人感到極大的壓迫感。
「第一二招是規定的八重垣、橫雲,接下來是自選的稻妻、浮雲還有瀧落」。柳承恩摸著下巴的鬍渣,觀察著正在比賽的伊集院。
切下、血振、殘心都做的很完美,不虧是名門之後,這是在場所有高段者內心一致的想法,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可以達到這種境界,真的是非常的令人羨慕加忌妒。
「接下來的是瀧落了」。柳承恩轉頭看著伊集院的老爸「還真令人期待啊,你要好好看清楚喔,他的瀧落是我教」。
正當認識伊集院的人都懷著不安期待他的瀧落時,伊集院卻讓他們嚇了一跳。
「等等!他不是做瀧落!」。柳承恩看他的坐姿驚訝的喊出聲,這小子緊張而搞錯方向了嗎??
「虎一足!!」。伊集院準人看了自己兒子的起身動作,馬上猜出他要做的招式,他到底在搞什麼?為什麼會突然改變自己一直堅持的招式?那麼之前跟自己鬧革命的意義是什麼?
這次比賽所發生的事件,讓他對自己的教育感到無比的灰心,他一直安分守己的獨子選在這一個大比賽的時候對他叛逆,他真搞不懂現在的孩子腦中在想什麼。

「真是漂亮的切下啊!!」。瞇起眼睛土方稱讚道「不過!那麼平凡的招式要贏本大爺挺難的,你的實力在這邊而已嗎?伊集院」。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會程序很順利的持續進行著,柳昭華別上號碼牌後也排隊準備出場。
「我的寶貝在第幾場地?」。
「我看看!第二!他在那邊」。
柳昭華的父母比手畫腳的觀察自己的兒子,這時候他們發現他兒子的老問題又出現了……。
「他看起來很緊張」。柳昭華的母親開始發現自己兒子的不對勁:「昭華一付隨時會昏倒的樣子」。
柳承恩嘆了口氣:「唉!!這小子怎麼依然沒什麼長進,我明明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子漢,為什麼他那麼膽小啊?昨天明明還氣勢磅礡的說要拿下名次,然後找悠說清楚的,這下子我看連第一場都有問題」。
「我們昭華是纖細好嗎?跟你這種粗魯人不相同」。柳家女主人給老公一個衛生眼接著又說「悠咧?這時候昭華最需要悠充滿愛的加油啊」。
「噗~!」。正在喝熱茶的伊集院準人,聽到她的話把嘴裡的茶水噴了出來「欣慧桑,你剛才說什麼?」。
「嗯?」。轉過頭看了伊集院準人疑惑驚訝的臉,欣慧用手碰了一下老公「你不是跟準人老師講過了?」。
「喔!嗯」。柳承恩對伊集院準人說「欣慧也知道孩子們的事了!」。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的休息區在哪裡?」。
「喂喂!報到是在另一邊啦」。
「領號碼牌了沒有?」。
在比賽的體育場上,明明才早上七點半鐘,就已經擠滿了要比賽的跟觀看加油的人群,這裡面當然也包括柳昭華的學校,跟伊集院家的道館。

「好多人……」。柳昭華的聲音悶悶低沉的傳來。
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比賽,之前雖然有陪過父親們出場過,不過當自己成為參賽者的時候,跟觀眾的感覺便是完全不一樣的,那麼大的陣仗看的他怕的要死,總覺得肚子好痛,心臟快從身體裡跳出來。
伊集院沒有特別的說什麼,指著貼在會場正前方大型的比賽分組表說:「你們二段組的比賽號碼出來了,去看一下吧」。
「隨便……」。柳昭華臉色蒼白的應了這句話。
「長野!你的號碼牌我順便幫你領,你帶其他人回休息區,然後帶野方去看他們初段組的賽程」。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縣內居合道大會的日子越來越近,很多行政工作也跟著在進行,這天學校跟伊集院家的道場就收到大會的秩序冊。
收到比賽訊息的伊集院把比賽的順序貼到學校道場的公佈欄上,這時候每個社員包括柳昭華都擠到前面觀看。
「我們初段組的人好多!」。
「好像都很強欸!!有的年紀比我爸還老欸」。一陣陣的討論聲此起彼落的。
「嗯……除了大貴都不認識……」。柳昭華搔著下巴看著對戰組合表說。
「大貴!」。
「嗯?」。長野大貴站在另一邊也看著名單「我在B組!看來決賽才遇的到了」。他對昭華露出自信的微笑。
上次的事件結束後,隔天長野大貴也是一臉沒事的樣子跟柳昭華打招呼,不過不同的是,他不再跟柳昭華一起練習,每次社團大家共同的練習結束後,就背著刀子走人。
「你還真有自信啊!」。柳昭華搖搖頭接著看到四段組,瞄了一眼後馬上驚訝的叫著「悠!還有人跟你一樣十八歲就拿四段的啊!」。
「多摩區的土方駿藏?十八歲!天然理心流四段,這個人的爸爸是新選組迷喔?他名字的發音還跟土方歲三一樣欸」。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百五十號!無雙直傳英信流」。
在清晨學校的道場上,柳昭華一個人在裡頭模擬著比賽時的情形。
他現在每天都跟伊集院一起上下學,不同的是兩個人不再有任何的互動,只是各走各的路,一路沉默到學校後,兩個人又不發一語的分頭回自己的教室,這種氣氛很痛苦,伊集院堅持不跟他有任何的接觸,柳昭華卻又肯不放棄,兩個人的心都很亂很煩躁,可是卻又放不下對方。
今天他在伊集院家等了很久,伊集院悠一直沒有出來,因為快遲到了他只好一個人先走,柳昭華感到很難過,沒想到他躲自己躲到這種地步。
至於搬家的事父親沒有再提過,不過看著他更加忙碌,而且一些充滿中文的文件在家中累積,自己明白的知道在日本的時間越來越少,可是現在不管如何他要拼過這次的大賽再說。
「該死的!」。因為招式出錯柳昭華滿頭大汗的咒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努力練習的時候還是會滴下汗水。
「為什麼我就沒辦法做到!」。柳昭華將刀子插回腰間洩氣的搥著地板咆哮。
「昭華!你自己一個人躲在這邊偷練啊!」。熟悉的聲音傳到耳邊。
「大貴!」。昭華坐在地上無奈的看著來者。
背著刀子的長野大貴走進道場說:「沒想到你已經先來一步了,我本來還想秘密特訓咧」。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不要抽那麼多煙」。
在被打開門透氣的走廊上,伊集院家的主人,正把他徒弟手上的煙抽走。
「嘖!我又不是毛沒長齊的小鬼」。柳承恩搔搔自己的頭抱怨道「現在是休息時間欸!老師」。
把煙弄熄後伊集院準人跟著他坐下來問:「你一個人坐在這邊幹嘛?」。。
「喔!想小孩子的事啊!」。他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孩子們也都長大了呢!」。
「什麼?」。偏著頭伊集院準人不解的看著他。
柳承恩摸著自己下巴悠閒的說「悠跟昭華告白了!」。
「什麼!?」。伊集院準人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人。
「我說啊!你家的悠喜歡我家的昭華,告白還順便強吻他,還是說先強吻才告白呢?」。他偏頭不正經的說著。
「喂!你不要跟我開這種玩笑」。伊集院準人不高興的回。

cob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 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